谁在拿捏车企“芯”?
卡门精选2022-03-08
车联网大公司行业
整条产业链都或多或少推高了价格

去年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七八个男人挤在某车企一级供应商(业内又称“Tier1”)办公室里,气氛异常紧张。

“黄总,4个月了,你一个子儿都没打给我,今天你当着原厂(芯片厂)人的面把问题解决了。”张鑫是一位汽车芯片经销商,由于客户账龄逾期,多次沟通无果之下,他拉着某芯片制造商中国区几位经理,上门“讨债”。

为了缓解不断上窜的急火,他解开衣领一颗扣子,拿起手中矿泉水,牛饮起来,双眼始终盯着对面一位中年男人。

“老弟,不是我们不给,客户没打款,我又不是印钞机,怎么也变不出钱来啊!”这位中年男人话音未落,看到张鑫眼睛瞪直了,他慌忙改口说,“容我想想办法,再给我两天时间?”

“你掐死我算了,我们财务说了,钱如果没有到账,这货肯定是不让发的。”张鑫按捺不住,一巴掌拍在中年男人的办公桌上。众所周知,去年芯片紧缺,张鑫一句话直接激怒了中年男人,“原厂的几位老总也在这儿,小老弟,你不发货的意思就是不想合作了是吧?”

看到身边几位来自某美国芯片公司的经理默不作声,张鑫淡淡地说,“合不合作取决于你们付不付款,你不付款我也确实没办法”。

从2019年下半年起,全球汽车芯片缺口持续扩大。作为某芯片制造商在华一级代理商,张鑫告诉光子星球,上述争吵是家常便饭。“最可恶的就是走承兑汇票,拖你几个月,人都要拖变形。”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汽车芯片供应在2024年以前几乎没有好转的可能,即便有部分芯片存在国产替代,车企与Tier1也因为种种考虑不会采购。

光子星球向多位产业链人士问及缺芯除了全球疫情影响之外,有没有别的原因时,他们大多认为芯片涨价是整条产业链共同作用的结果,而不只能归咎于囤积居奇的贸易商或者中间商。

“如果中间商就能把价格炒起来,那整个产业链也太脆弱了。”一位知情人表示,问题远比外界预期更为复杂。

为什么“芯”慌?

第一轮芯片涨价的推手其实是车企。

“2019、2020年疫情爆发时,上汽、一汽就意识到芯片可能出现紧缺,个别主机厂曾经囤货了一批货。”黄林是某主机厂电控工程师,他确实感受到芯片问题越来越掣肘车企。

当外界,或者车企在谈论缺芯问题时,其实忽略了车机芯片从制造到车企经历了一个相对复杂的过程。

黄林表示,“车企大部分情况下是看不到芯片本身的,所谓车企缺芯其实主要是电子设备一级供应商缺芯,因为无法交付相应的模块,从而导致车企缺芯。”

这个说法得到了某芯片代理商张鑫的印证,按照他的说法,国内汽车产业链获得一颗芯片至少需要经历四个环节:芯片制造商(例如德州仪器、英飞凌、英伟达)、在华一级代理(国内较大的有中电港、艾睿)、车企供应商(例如博世、德尔福、博格华纳),最后才是车企。

具体而言,车企首先把需求告知一级供应商(Tier1),后者到市面上搜寻能够满足需求的经销商,“一般情况下,Tier1会跟我们说这里有个项目,询问我们能否匹配”。经过招标或者对接确认代理商后,这位代理商会将需求进一步传递给原厂适配,并进行注册。

原厂接单后,会派出工程师与国内经销商、Tier1一起推进项目。其中Tier1扮演着甲方角色,芯片厂为乙方,而代理商主要居间协调。需指出,代理商不仅代理产品,而且当需求产生后便会深度参与到整个方案的修订、确认、量产全流程。

由于智能化与疫情影响,供给受挫、需求旺盛,原本各环节间微妙的平衡被打破,国内汽车供应链与海外芯片制造商展开错综复杂的博弈。

我们看到,一些国内车企与Tier1试图通过短期投资、并购的方式,或者直接找芯片企业联合开发,甚至绕开芯片厂在国内的代理商根治问题。例如之前图森未来与英伟达合作,基于后者最新车规级AI芯片研发无人驾驶控制器。

不过,陈鑫认为正规代理商是无法绕开的,例如美国艾睿是TI在华独家代理,且与中电港一样,覆盖芯片相对较全。

“车企或国内的Tier1是绝对不会,也无法对接到原厂。”他甚至提到“很少看到国内的Tier1或者说车企能和芯片厂一起长期合作,更别说前期就与之开发了。”一般情况下是原厂他自己设计出来之后给车企推某个产品,要国内主机厂去跟它的产品适配。

上述人士解释称,大部分芯片制造商为欧美企业,他们会首先满足既有客户。比如长期给BBA做了多年配套的大型Tier1,他们可以跟芯片企业提需求,说“我要什么样芯片”,原厂一般都会配合,换成国内Tier1就不行了。

国内企业不仅没有话语权,在2020年以前,甚至还沦为不少芯片制造商去库存的渠道。“除非生产了三四年,已经有新的替代了,才会拿卖给国内比如长安这些车企。”

另一方面,芯片会受到当地法律法规管控,因而也需要有第三方、第四方参与进来,规避问题与潜在风险。

一位前比亚迪工程师告诉光子星球,当时一款零部件只有某国外厂商生产,自己提出采购意向时却被其拒绝。最后这家企业绕了好大弯子,经历了韩国代理商、国内两级代理商等一系列复杂流程后才最终拿到产品。

“一个小零部件2000元,你敢信?”

除了供应链问题之外,国内相关企业的账期问题也要求Tier1与芯片厂之间需要若干层级分摊。“芯片厂接受不了国内账期与承兑,另一边国内Tier1、车企大都存在至少3个月(90天)的账期”,这也是张鑫工作最繁忙的根源。

“真正走完对账、开票、付款全套流程,可能要105或115天时间,有时候甚至还会叫你走承兑汇票。如果恰好有1个月的汇票那就算自己走运,运气不好的话,一套承兑走下来,6个月时间说没就没了。”

因此,国内芯片代理商还扮演了对冲账期的作用,导致代理商在资金周转上有十分严明的纪律。“客户不打钱,我就不发货。”

而工程师黄林提到,如果需求比较高的话,为了确保付款进度符合预期,代理商不会一次性交付所有芯片,而是在收款后,以20颗芯片为一个单位,分批发货。

因此,解决芯片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国内整个供应体系从研发、物料、资金等多方面着手,才有可能得到解决。

究竟是谁在抬价?

当了解芯片市场情况后,再看最近两年供应短缺,会有完全不同的理解。

汽车芯片是个含混的概念,实际上包括了MCU、ASIC、算力Soc、功率半导体、传感器、存储等各类用处不同的芯片。数位来自车企、供应链与代理商人士向光子星球确认,时下最紧缺的是汽车MCU大类(微控芯片)。

根据往年数据显示,汽车微控芯片市场大约占据所有行业MCU总销量的40%,相关企业大部分来自海外,包括德州仪器这类全门类的巨头,也包括英飞凌这种在部分领域具有竞争力的企业。

显然,供给与需求错配是一个结构原因,然而光子星球在与业内人士交流时发现,整个供应链环节都或多或少助推了涨价。

前文提到,进入国内市场的汽车芯片至少需要走四个环节,芯片制造商-在华代理商-供应商-车企。任何一个环节调价,都会抬高下个环节的成本。

一位知情者称,面对芯片价格飞涨,制造商相对理性许多,这个环节在过去两年涨价并不明显。可是疫情依旧持续,上游原材料涨价压得制造商喘不过气来。近日,英飞凌给下游分销商发布通知函,称由于市场供不应求及上游成本的增加,自己无力承担溢出的成本,涨价将是大概率事件。

而代理商方面,由于同原厂有代理协议的存在,价格与数量上都有严格要求,不能肆意涨跌。据张鑫与另一位芯片代理商任华提供的信息显示,他们并不清楚客户到底有多少需求,更无法准确掌握Tier手中有多少存货、多大缺口。

其中任华提到,代理商只清楚自己所代理的芯片厂商有多大供给,能给国内市场供应多少量。相反,Tier1知道给车企提供供应服务,需要用多少芯片、自己存货有多少。

光子星球询问一位Tier2(二级供应商)时,对任华的说法表示认同。同时,他认为涨价主要是中间商抬价的结果,与供应商无关。另据一位不愿透露详细信息的贸易商介绍,自己也是从别的渠道获得了芯片,但他拒绝告诉光子星球,自己手里的“货”到底是怎样获得的。

张鑫分析称,芯片贸易商的货源是来自于打破了芯片应有的流通渠道,除了芯片厂之外,其余三个环节或直接,或间接助推了缺芯的情况。

“因为大家都会受利益驱使产生一种想法。这主要取决于有没有人带你玩,有没有拿货的渠道。一般来说,正规代理、贸易商、原厂、客户(Tire1)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都可能参与其中,产业链缺任何一块东西,都会产生连锁反应。”

而另一位汽车工程师梳理了如下几种情况,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第一种情况来自于Tier1没有按时付款导致预期,芯片压在代理商手里。有人看到市场价格飞涨,同时为了释放风险,抬价之后卖给了别的供应商。

第二种情况是Tier1为了应对涨价囤货,或者故意向代理商虚报需求。张鑫的说法可以印证这种推测。

“确实有供应商为了缓解芯片问题,在招标环节,找了四五个代理商竞标,最后同时给大家报了相同的需求”。不过他认为,除非代理商之前就有很多货,否则很难出现这种情况。“因为需求最终会传递到芯片厂商,突然要求这么大的量,相关企业会产生警觉。”

第三种情况则是某些供应商无法完全满足车企骤增的需求,为了巩固合作关系,或是找其他同行调剂,或是一层层分担。无论哪种,都将推高成本,加剧该款芯片紧缺。

此外,部分贸易商(芯片炒家)会四处请托,找供应商、代理商要货,试图坐高价格渔利,也会带来价格上涨。某企业供应链人士曾告诉光子星球,“客户之间都是朋友,有时候,要多少货、选哪家、用多少,最后都可以在酒桌上解决。”

甚至一些走正规渠道的代理商感慨,身边确有同行,在2020年靠着炒芯片,赚了千万、乃至上亿身家。“上个月还跟我一起吃路边摊,这个月就请我去别墅,老实说我还是很眼红的。”

芯片短缺的流通因素

北京一位汽车工程师表示,许多公司跨界造车,给车企带来了很大压力。

“雷军造个车,到处挖人,把人力成本抬上去了。之前显摆自己要拿100个亿造车,导致整个产业链报价都上去了。比如以前开个模,如果量大可能开模费都不会收,现在你要拿100亿造车,怎么也得分我个200万开模费吧?”

全球汽车产业早已非常成熟,链环环相扣,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跨界造车,往日平静的湖面被激起波澜。“面粉涨价,卖石灰的也跟着涨。”

与此同时,上游供应链持续整合,几家体量颇大的企业有了更多话语权。

在电池领域,宁德时代往上下游拓展的步伐明显加快,收购锂矿、投资、甚至直接下场做换电服务、参与车企融资。处于下游的车企越来越忌惮在供应链环节出现一个绕不开、干不过的“宁王”。

在电控领域,博格华纳掌握着极大话语权。这家企业从2015年开始通过并购整合,形成了电驱动模块、电池加热器及座舱热管理产品等较为完善的产品线。

因为汽车零部件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工业零部件,因此也有一些原本做工业零部件的企业跨界到汽车领域,例如近年来集成了连接器模块的Molex(美国莫仕)。

2015年收购业内技术领先的雷米电机,2017年收购英国新能源汽车控制装置和电池充电器生产商Sevcon,2019年整合两家电动、混动领域的企业,一年后又作价33亿美元收购德尔福,介入自动驾驶与车联网领域。

一位业内人士总结称,“你会发现,面向消费市场的车企越来越多,面向车企的供应商越来越少。”这既是产业发展进程的趋势,毕竟智能化扩大了产业对元器件的需求,继而要求供应商有更强的集成能力。相反,国内相关企业却始终处于单兵突破的状态下。

有前比亚迪员工告诉光子星球,国内不仅芯片缺乏,而且不少精密零部件同样严重依赖进口,即便有国产替代,其生产过程还高度依赖人工。

他表示,当年比亚迪想将博世批量生产的某个零部件国产化,王传福要求工程师想办法“钻研”出来,可惜机床精密度不够,照着模子做怎么也差了毫厘。于是“拉了我们一拨人去手工打磨毛刺,校准精度”。

即便如此,良率也不过20%。在比亚迪内部有句口号,叫做:机器人就是机器不行就加人。”

具体到芯片领域,国产替代也面临着巨大难度。站在代理商立场的张鑫与站在车企立场上的工程师黄林都认为,芯片无法在短期内实现国产替代。

首先,由于安全原因,车企供应商没有国产化的动力。“你叫我用国产的没问题,那出了问题,车企、供应商、芯片企业谁来担责?”黄林提到,之所以国外供应商除了本身产品可靠性高,还有完善的责任体系。

其次,现有国产能替代的领域相当有限,张鑫认为,目前所有汽车芯片产品方面,可能电控芯片短期替代的可能性最高,像兆易创新还能提供较为可靠的产品。

再次,一款芯片需要通过车规级认证,而获得认真需要经过严密、苛刻的检验方才能拿到相应资质。长周期、高风险、高成本,阻碍了国内企业的步伐。我们看到,一些国内企业试图通过并购方式绕行,例如闻泰科技早前就并购安世获取MCU芯片,但远水解不了近渴。

最后,博世、博格华纳这些Tier1巨头尽管在华有合资主体,他们对产业链的整合能力明显优于国内供应链企业,也不会轻易更换既有二级供应商。

代理商任华为我们描述了他亲身参与的一次竞标。

去年年末,某一级供应商找了四五家分别来自国内、欧洲、美国等芯片代理商竞标,竞争相当激烈,该供应商知道国产竞品难堪大用,放出了要优先测试了国产产品的风声。任华闻风而动,立即找到自己代理芯片企业的技术人员,拉着供应商一起对接需求。

“我记得是腊月二十九,我、技术人员、供应商、芯片厂方一起熬了个通宵。同时又分了另一拨同事去供应商总部所在地,给他们的年会捧场,联络感情,才总算抢到了单子。”他提到,在方案、流程、服务方面,国产企业的确与国外企业有着不小的差距。

可以缺芯,不能“缺心”

为了应对缺芯问题,国内企业进行长期投入是必须的,但短期只能通过其他方式对冲问题。

据某北方车企内部人士透露,不仅芯片供应紧张,其他零部件也存在较大缺口,管理层不得不要求旗下几款车型的生产线按照供应链情况按序开工,从而有更多时间与空间调配紧缺的模块。

像长城欧拉频频爆出负面事件,其实是折射了该车企在供应链领域的短板。早前“芯片门”是供应链缺货,相关人员破罐破摔,继而传出黑猫、白猫停产事件,更可能是长城方面为了调整生产线,暂时性停止接单。

坦诚地说,从成本角度看,不断上涨的芯片价格,让黑白二猫这类面向中低价位需求的车型恐怕很难重回市场。

光子星球了解到,面对缺芯短期无法缓解的现实,有产业链上的玩家开始以次充好,应对不断增长的需求。

有业内人士从某内地汽配市场了解到,一些商家从事半导体产品回收、翻新、销售工作,其中不仅有收购废品以提炼贵金属的商家,还有一群专门收购废旧车芯片的商家。据了解,这部分芯片在业内被称为“拆机芯片”。

上述人士提到,相关产品销量有不输那些来自正常渠道的芯片,既填补了缺口,也满足了市场需求。唯一问题是,“因为大多是四五年前的芯片,装上之后可能卡顿非常明显,但因为经过了车规级认真,可靠性还是没问题的。”

他同时又很困惑,“话又说回来,为啥人家五六年的芯片,还是比咱们自己的还靠谱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光子星球”(ID:TMTweb),作者:吴先之,编辑:王潘,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发布。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未来汽车日报系信息发布平台,未来汽车日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快讯
第四届全球新能源与智能汽车供应链创新大会将于9月6日-7日在南京召开
18小时前

全球供应链体系正在经历深刻变革。汽车产业原有的国际化分工、供应链体系受到冲击,芯片短缺问题依然突出。传统的金字塔式多级供应链体系正在向扁平化的多主体协同模式转变。以往的国际化分工体系和产业链布局,出现了区域化、多元化的新趋势。 在此背景下,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拟于9月6日-7日在南京江宁召开“重塑汽车核心供应链新格局”——第四届全球新能源与智能汽车供应链创新大会。本届大会将重点聚焦汽车芯片及智能化供应链重构的问题,从国际产业链体系重塑、国内供应链转型升级等多个层面,寻找和研讨中国对策与答案。来自汽车与半导体、能源交通等多个产业的政府主管部门、行业权威专家与研究机构、国内外主流整车企业、关键零部件企业等多方代表将出席会议。 此次会议设置了1场高层论坛、1场高端闭门会、5场主题峰会、N场同期多样活动,试图通过连接各汽车供应链企业,转动汽车供应链生态圈,破解汽车产业链难题。

传祺影酷开启预售,预售价13.2万-17.2万元
19小时前

8月18日,广汽传祺影酷正式开启预售,其中混动版本和燃油版本预售价格区间分别为16.2万-17.2万元和13.2万-15.5万元。传祺影酷搭载钜浪混动GMC 2.0动力系统及ADiGO 5.0智驾互联生态系统,配备8155高通骁龙芯片、14.6寸大屏幕及全车27个智驾传感器等硬件,拥有1000米记忆泊车、主动制动辅助、前碰撞预警等功能。同日,广汽传祺也完成了第300万辆整车下线。广汽传祺还透露,传祺影酷预计将于9月25日正式上市。

长城汽车投资建设第三代半导体模组封测制造基地,年产120万套用于新能源汽车
2022-08-16

8月16日,长城控股集团与江苏省锡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约战略合作,无锡极电光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极电光能”) 全球总部及钙钛矿创新产业基地项目、长城汽车旗下蜂巢易创第三代半导体模组封测制造基地项目落地锡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计划投资38亿元。无锡市锡山区常委、锡山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陶波,长城极电光能董事长郝建军,长城汽车蜂巢易创联席董事长郑立朋等有关领导出席签约仪式。 此次签约的极电光能全球总部及钙钛矿创新产业基地项目,将投资30亿元,总占地面积156亩。计划建设全球首条GW级钙钛矿光伏组件及BIPV产品生产线、100吨钙钛矿量子点生产线、全球创新中心及总部大楼,预计年产值将达到25亿元。(未来汽车日报)

极狐汽车携手乐队大咖,开启摇滚营销
2022-08-16

近日,“你要好好的”摇滚演唱会在北京激情上演,极狐和他的朋友们——黑豹乐队、唐朝乐队、新裤子、栾树、吴彤、高旗&超载、张楚热血开唱,现场,数百名观众与乐队一起狂欢,将心声尽情释放。 在@你要好好的演唱会视频号直播间里,来自全国各地的摇滚迷纷纷涌入,弹幕不断刷屏。作为本次演唱会的独家冠名品牌,极狐汽车在直播间亮相,极狐也发起了多轮互动抽奖。包括免费基础保养卡、免费车机流量卡、免费取送车体验券,48小时深度试驾体验、演唱会定制尤克里里、阿尔法S全新HI版车模等。 在很多人心中,摇滚是一种释放内心喧嚣、表达人生态度的方式,摇滚歌手、乐队在嘶吼、呐喊中表达自我,也激发了观众不断突破、勇敢追梦的人生力量,它跨越了时代,与人们内心最深处的冲动和勇气连通。 一句“你要好好的”传递了温情,也凝聚了力量,也彰显了极狐汽车以人为本的初心。极狐致力于为用户打造集数字化、网联化、高品质于一身的未来智能终端,现场亮相的极狐阿尔法S 全新HI版,正是极狐为无数“严肃的冒险家”打造的高端智驾新品,伴随着声声摇滚音浪,让人们脑海中那个模糊的“梦想座驾”,变得更加清晰。

一汽丰田奕泽IZOA SPORT版/CARE版领潮上市
2022-08-15

2022年8月5日,一汽丰田旗下高品质小型SUV——奕泽IZOA,新增运动SPORT版和奕享CARE版两款燃油特别版车型。其中,运动SPORT版售价16.58万元,全新专属运动套件和黑白型格运动座椅;奕享CARE版售价15.98万元,丰富配置多项升级。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两款特别版车型之外,目前在售的2.0L汽油奕动版、2.0L汽油奕行版、2.0L双擎奕行版等车型上搭载的8英寸多媒体显示系统,也将升级为支持苹果CarPlay的新一代车机系统。(未来汽车日报)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华为和宁德时代的「金手指」不灵了
新势力的外壳,传统车企的内核。
3小时前
黑标MG7,能否扛起上汽名爵冲高的大旗?
向上冲击的希望。
16小时前
新能源“卷”向越野车
新能源玩的转越野圈吗?
18小时前
一体化压铸:工业神话or资本泡沫?
压铸件发出哀嚎声
20小时前
在特斯拉生产一线,他们进退两难 | 深度
踏进流水线,才发现自由可贵。
昨天
理想的“下半场”
L9为单一产品的时代画上句号
2022-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