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难寻踪迹
卡门精选2021-10-09
共享出行行业
高光时刻之后,消失于何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锌刻度,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发布。

“共享汽车消失了?”

身在西南地区的乔羽在国庆节突然发现,在附近商圈的停车场已经很难寻觅到共享汽车的身影,“无论是GoFun还是盼达用车,以前满街跑的共享汽车现在都少见了。”

另一边,在苏州的陶颖也发现,“从过完清明节回来,打开GoFun就发现苏州哪儿都没车可租了”。更早些时候,贵州日报曾发布报道称,不少共享汽车品牌退出贵阳……

这些直观的感受背后,是共享汽车正被遗忘的现实。2021年,无论是消费者,还是资本市场,似乎都快速遗忘了这个曾火极一时的赛道。

玩家们或黯然退场,或艰难求生。前有包括EZZY、友友用车、途歌等平台先后倒闭,后有盼达用车在今年1月宣告破产,而作为行业头部玩家的GoFun也不断传出融资不顺、CEO离职等消息。

“寒冬”之下,大量的共享汽车消失得悄无声息,直至节假,才被人们偶尔想起,却无从寻觅。

消失的共享汽车去哪儿了?

如果不是时逢国庆,一时兴起想租辆车周边游,乔羽也不会打开手机里沉寂已久的共享汽车客户端。然而,打开地图之后乔羽才发现,此前满城站点的共享汽车,如今所剩寥寥。

事实上,乔羽所在的重庆曾是众多共享汽车品牌的投放地。

其中,早在2018年,GoFun就正式进入重庆市场并首批投放300辆共享汽车;更早些时候,重庆本地的共享汽车品牌“盼达用车” 自2015年11月业务系统上线运营测试后,盼达汽车用两年时间在重庆、杭州、成都、绵阳、郑州、济源等地建设分时租赁站点 500 个,投入运营车辆6400余台;另一本土共享汽车品牌长安出行的站点也一度从重庆主城区推广到永川区,璧山区,江津区,涪陵区……

然而眼下,锌刻度走访多个共享汽车站点后发现,GoFun在重庆江北区、解放碑、南岸区、沙坪坝等多个区域的站点不超过5个,而站点的可用车辆也大多不超过5辆;长安出行在重庆全城的站点也是一片无一辆车可用;至于盼达,更是在今年年初发布通知称,“或许最近打开APP的你们,看见站点关闭、车辆减少也有发现,由于公司经营原因,自2月1日起暂停运营。”

长安出行在多个城市都无车可用

“之前这边经常有共享汽车出入,长安出行和盼达比较多,但是慢慢地就没有了。”一位停车场的收费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其负责的停车场在距离商圈和社区都近,本来是共享汽车主要的取车点和还车点,但现在场内基本上只有私家车进出了,“前段时间也有过一些新品牌的共享汽车进来,但很快也开走了。”

“我们小区一千米距离左右,有个商圈,之前那里的停车场里主要就是各种共享汽车,尤其是长安出行和GoFun最多,我时不时也会扫一辆使用。但是在2020年疫情期间,我就收到了长安出行的消息,在重庆暂停车辆运营。再后来,虽然看到过长安出行恢复运营的消息,但我基本没再看到过长安出行的共享汽车,GoFun的车也明显少了。”曾是共享汽车用户的刘瑞告诉锌刻度。

共享汽车并非仅在西南地区消失,在其他不少城市,也越来越难寻觅到那些统一logo的身影。

据潇湘晨报此前报道,曾投放于昆明的共享汽车也先后消失:从今年4月15日0点起,盼达用车App停止服务,尽管在昆明街头还能偶尔见到几辆盼达用车的车辆,然而昆明用户再也无法使用这些车辆;此外,从今年2月18日起,EVCARD就逐渐开始撤销昆明的网点,直到4月16日,“EVCARD昆明”共享汽车官方微信发布了最新一条公告,将昆明的网点全部下线;在仅剩的几家还能使用的共享汽车App中,也出现了网点缩减及可供使用车辆大幅减少的情况。 

在贵阳也出现了相似的情况,据贵州日报报道,“最近一段时间,市民向记者反映,他们使用的共享汽车APP似乎已没用了,要么显示无共享汽车可用,要么车辆非常少,要么车况不容乐观,共享汽车在这个城市仿佛一夜之间按下了暂停键。”

那么,消失的共享汽车都去哪儿了呢?

锌刻度发现,有不少共享汽车出现在二手交易平台。商品介绍中多提及诸如“杭州共享汽车下线,营转非”、“特价车,独家车源”、“共享下线车”等内容……

二手平台上的共享汽车

而据此前媒体报道,还有诸多地方出现了“共享汽车坟场”。其中,重庆北碚蔡家镇的向家岗,离轨道六号线向家岗站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一片“汽车坟场”, “一座巨大的停车场,场中停满了密密麻麻有牌照的的小轿车,大约有几百辆,车身上都写着几个大字:盼达用车”;在距离上海120公里之外的浙江嘉兴秀洲区的万民村,也有一个共享汽车坟场,停放着上千台被废弃的共享汽车……

尚存的共享汽车,沦为菜鸟司机练手工具?

大量的共享汽车消失是不争的事实,而尚存的共享汽车处境也并不理想。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共享汽车在经历了短暂的高光时刻后,迅速暴露了种种问题,时至今日,用户体验依然是难点之一。

“共享汽车的出现一方面能将很多闲置的汽车资产盘活,从而提高主机厂、经销商的效益;另一方面,也能让消费者低成本拥有一辆车的使用权,实现私密、安全的自驾出行。”GoFun方面曾于2020年如此告诉锌刻度。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消费者的体验感并不够好。

根据《2019年中国消费者共享汽车使用情况调查报告》数据,用户体验是阻碍消费者继续使用汽车分时租赁服务的主要原因。调查报告显示,受访消费者对分时租赁服务的前五大顾虑是:交通事故理赔处理(48%)、车内环境脏乱差(43%)、充电桩少(43%)、网点少(41%)和车辆定位不准/找车困难(41%)。

锌刻度发现,在小红书、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仍然有大量针对现存共享汽车的吐槽。其中有消费者在一篇名为“GoFun是最烂的共享汽车app”的帖子中指出,GoFun的车辆问题较多,“租了几次车,一次喇叭是坏的一次远光灯是坏的,一次空调调节按钮是坏的……反正就是没有哪一次没出现问题。”还有不少“避雷贴”中指出交通理赔困难、客服人员不专业、维修人员无法及时到场等等问题。

而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锌刻度搜索“共享汽车”,共有近7000条投诉与共享汽车相关,问题集中于退费难、车况、乱扣费等。

种种问题,让不少曾经试图借共享汽车代步的消费者开始“绕道”,目前市面上的共享汽车更多成为了新手司机的练手工具。

锌刻度发现,在诸多社交平台和二手交易平台,甚至就此衍生出了“共享汽车陪练”的新行业。其中有人发布信息称,“对于一些考了驾照没有车的,想开车的话可以试试共享汽车,不敢上路我陪你……共享汽车费用自理。”、“本人刚开始也是开共享汽车练手的,陪练新手上路不紧张”……

共享汽车新手陪练

从短期来看,这或许能提升共享汽车的使用率,但实际上潜在的隐患也更大,车况损耗和交通事故的概率都会有所增加,这不仅将增加共享汽车运营的成本,也会影响用户的体验感。

“说实话,虽然我之前也是抱着新手练车的想法经常扫共享汽车,但是试了几次后就发现,很多共享汽车车况不好,其实对新手来说也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容易出事儿。尤其是当共享汽车的主要用户都是新手的话,可想而知车的损耗都会比较明显,新手都不是很敢开了。这其实就是个恶性循环。”23岁的林语此前曾在节假日使用共享汽车练手,但几次尝试后,她就放弃了这一练车方式。

或许也是意识到时租业务不好做,目前尚存的大部分共享汽车品牌主营业务已经变为短租或者长租业务。

以长安出行为例,尽管目前其在泉州、南京、合肥和重庆四地的时租共享汽车数均为0,但仍在重庆、合肥、杭州、宁波、厦门等7地提供短租或长租服务。

被成本困于生死边缘线

当然,用户热情的冷却只是共享汽车走向末路的原因之一。更深层次的困局还在于盈利之难,运维成本之高。

锌刻度曾在此前的《共享汽车开启下半场:硝烟之后,还存野望?》一文中提到,一方面,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汽车,和其他商业模型不一样,他们本质上提供的是无差别服务,且用户体验不会因规模越大而越变得越好。

另一方面,盈利之难,成为了共享汽车规模化首要的难题。

在盈利模式单一的情况下,谭奕曾表示,目前全国拥有超过300家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但没有一家企业实现整体盈利。EZZY创始人付强则曾无奈地说道,EZZY每做一单都要赔钱,过高的运营成本和狭窄的盈利通道最终拖垮公司。 

街头的共享汽车

EVCARD、盼达用车在内的共享汽车运营企业也都曾经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共享汽车是一个资产非常重的行业,短期内无法盈利,这为其未来发展增加了难度。

而掣肘其盈利的主要原因,包括过低的车辆周转率和过高的丢失率、损坏率,以及居高不下的成本。

共享汽车的成本为何居高不下?仅是人力成本就是一大痛点。据曾在一共享汽车公司工作过的业内人士透露,“以1:20的人车比为例,一座1000车辆的城市需要一个50人的运维团队,以完成车辆的清洁、充电、加油等工作“。

而除此之外,共享汽车成本投入还主要包括车辆购置、运营网点建设、车辆保险投入的固定成本,以及车辆折损、停车费用、技术开发维护费用、车辆管理费用、用户端营销费用等运营成本,而收入却几乎全部来自于车辆租金。

虽然困难重重,但也尚存希望。毕竟,消费者的需求其实是存在的。

据罗兰贝格战略咨询公司分析预测,2025年中国的分时租赁汽车将达到60万辆;未来中国共享出行将达到每天3700万人次,对应的市场容量高达每年3800亿元,而潜在需求带来的关联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8万亿元。

只不过,想要啃下这块潜在蛋糕的关键在于,如今满身疮痍的共享汽车玩家们,还能否真正达到消费者的要求?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未来汽车日报系信息发布平台,未来汽车日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快讯
优信宣布将被纳入MSCI中国小型股指数,11月30日美国股市收盘后生效
昨天

11月30日,未来汽车日报获悉,优信集团宣布将被纳入MSCI中国小型股指数,在11月30日美国股市收盘后生效。MSCI中国小型股指数旨在衡量中国市场小型股板块的表现,由254个样本股组成,占MSCI所选取的全球中国小盘股自由流通市值的14%。优信是第一家在美国公开上市的中国二手车公司,2020年9月公司宣布转型自建库存,目前拥有西安二手车大卖场和合肥二手车大卖场。(未来汽车日报)

一汽丰田凌放正式上市,售价21.18万元起
2021-11-29

11月18日,一汽丰田凌放正式上市,此次,凌放共推出燃油版与双擎版共7款车型,价格区间为21.18万元-29.78万元。动力方面,燃油版搭载2.0L自然吸气发动机,最大功率171马力,峰值扭矩207牛·米,传动匹配CVT无级变速箱,有前驱和四驱车型可选。混动版车型搭载基于2.5L发动机的THS II混动系统,同样有前驱和四驱可选。前驱版最大功率218马力,四驱版最大功率达到222马力。在传动系统方面,匹配的是E-CVT无级变速箱。

1-10月欧拉累计销量97966台,4.9万个新订单等待交付
2021-11-29

11月19日,广州国际车展,欧拉汽车展台上演芭蕾舞剧。同时,欧拉联手色彩机构PANTONE,标定属于女性汽车用户的粉色标准——ORA Pink(欧拉粉)。官方表示,今年1-10月欧拉累计销量97966台,超去年同期3倍。截止到目前,欧拉有4.9万个新订单等待交付。

玛奇朵DHT- PHEV通过四项严苛安全试验
2021-11-24

近日,长城携手汽车质量评判权威机构,对魏牌玛奇朵DHT-PHEV的动力电池包进行了四项严苛的试验。本次试验分别模拟车辆发生碰撞、火烧,以及恶劣天气下遭遇泡水及高低温冲击等极端使用场景。本次试验中,电池包在受到100kN(相当于10吨重量)压力后,外壳只有轻微形变。内部电芯没有受到影响,同时也没有起火、爆炸等现象。在其他实验中,电池包的表现同样不起火不爆炸。

联手B站跨界合作,哈弗品牌推全新营销模式
2021-11-24

11月19日,哈弗品牌携11款车型登陆2021广州车展,并联手哔哩哔哩(B站)开启跨界合作。未来B站将联合哈弗品牌进行品牌共创,共同激发,打造出以用户为基石的多元的优质的创意内容以及潮流产品。同时,本届广州车展,哈弗品牌还深化用户至上理念,开启1000名驯兽师先享官计划。凡是在预售期下订的驯兽师们,均可在预售期内获得优先提车特权。(未来汽车日报)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新造车“撕番位”
蔚小理?理小蔚?小理蔚?
3小时前
新能源补贴养肥了谁
中国汽车业的暗流与潮水,都藏在工信部的清单里。
3小时前
特斯拉杀手:最动听的资本故事
这个杀手,有点冷?
6小时前
「蔚小理」谁先告别亏钱卖车?
毛利率碾压传统车企。
20小时前
新造车第二波上市潮:威马、哪吒、零跑抢“门票”
争抢第四张IPO门票。
22小时前
前有欧拉,后有沙龙,长城汽车的“性别牌”能否打得通?
“性别牌”是把双刃剑。
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