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亏损超75亿,新业务「暴雷」,一汽夏利造车大业落幕
苏鹏2020-09-18
大公司
拜腾与博郡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图片来源:一汽夏利官方

作者 | 苏鹏

编辑 | 李欢欢

曾经家喻户晓的国民神车一汽夏利,或许将彻底告别造车事业。

9月17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夏利”)发布了《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明确了重组的具体方案,涉及到一汽股份无偿转让持有的一汽夏利股份、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四部分。

报告书显示,一汽股份持有一汽夏利761427612股股份,持股比例为47.73%,此次拟将持有的全部股份划转给铁物股份。一汽夏利将转身投向以轨道交通产业为主的物资供应链管理、轨道运维技术服务,以及铁路建设等工程物资生产制造及集成服务业务。

这意味着,一汽夏利将正式告别整车制造业。

值得注意的是,铁物股份曾表示,未来中铁物晟将择机启动重组上市工作。也就是说,全部资产、负债转出后,一汽夏利将成为中铁物晟借壳上市的“工具人”。

过去,一汽夏利曾被视为“国民神车”,然而随着汽车市场不断发展,新的竞争者入局,一汽夏利逐渐沉沦。变卖资产、牵手造车新势力,一汽夏利为了活下去,也曾想尽办法。可惜的是,一汽夏利最终还是被迫从造车故事里退场。


从风靡全国到资不抵债

1986年,第一代夏利轿车问世。在那个车型匮乏、车价昂贵的年代,夏利皮实耐用、维修方便,一推向市场便迅速获得广大消费者的认可,稳坐国内轿车销量冠军宝座,连当时汽车界大名鼎鼎的“老三样”——桑塔纳、富康和捷达都被夏利甩在身后。

经典的“夏利红”已经成为一代人的记忆。一汽夏利统计数据显示,1996年,国内有8成以上出租车为夏利车型;2005年底,夏利成为国内第一个销量突破20万辆的轿车企业。

不过,由于夏利的市场份额集中在出租车领域,并且其车型更新缓慢、产品力落后,销量渐渐滑坡。特别是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进一步放开国产车定价限制,消费者产生“持币待购”心理,导致夏利销量一落千丈。

此后,中国汽车市场进入快速发展的十年。奇瑞推出了“年轻人的第一辆车”QQ,八年时间销量突破100万辆;合资车型价格下探,消费者有了更多更好的选择。反观夏利,车型几乎未有大改动,只是贴着情怀标签继续卖车、吃老本,由于渐渐无法满足消费者的新需求,在日趋激烈的竞争中节节败退。

图片来源:一汽夏利官方

2015年,一汽夏利出现退市危机,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便一直在“保壳”中反复挣扎。

此后,一汽夏利不得不走上变卖资产求生存的道路。2016年,一汽夏利以25亿元的价格出售一汽丰田15%的股权,令其实现了1.62亿元的净利润。

可惜,抛售“利润奶牛”一汽丰田的股权,只能是“治标不治本”,此举对一汽夏利的负面影响体现在2017年,财报显示2017年一汽夏利亏损额高达16.41亿元。

2018年11月,一汽夏利以29.23亿元的价格再次转让一汽丰田15%的股权,此次转让完成后,一汽夏利不再持有一汽丰田股权。2018年,一汽夏利实现净利润3730.84万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仍高达12.63亿元。

根据未来汽车日报统计,2015年-2018年,一汽夏利相继出售了内燃机制造分公司、变速器分公司、产品开发中心以及汽车研究中心等资产。

“变卖家产”也没能阻挡一汽夏利一步步陷入亏损泥潭。官方发布的财报显示,2014年-2018年一汽夏利累计亏损超过75亿元。今年上半年,一汽夏利营业收入为1.001亿元,同比下滑65.25%,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43亿元。

连续亏损,近乎资不抵债的一汽夏利早已褪去光环,在水深火热中挣扎。


最后一根稻草落下

变卖完资产的一汽夏利家徒四壁,为求生存将目光投向新能源领域,把拜腾与博郡视为“救命稻草”。

2018年9月28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1元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的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拜腾汽车母公司)。

在1元获得一汽华利造车资质的同时,拜腾还连带“收购了”华利8亿元债务,以及拖欠员工的5462万元薪资。

2019年4月29日,一汽夏利正式宣布与博郡汽车共同出资组建合资公司。一方面博郡的生产资质问题得以解决,另一方面,一汽夏利计划通过博郡汽车来盘活资产,输入新鲜血液展开自救。知情人士透露,双方合作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博郡要承担一汽夏利的债务问题和人工成本。

图片来源:拜腾汽车官方

将不良资产抛售给拜腾,再与博郡探讨在新能源领域发展的更多可能,这几乎是一汽夏利在汽车业的最后机会。然而,一汽夏利没想到的是,拜腾与博郡先后陷入停摆困局。

自2017年成立以来,拜腾汽车共进行了4轮融资,融资总额约84亿元。2018年10月,拜腾开启C轮融资,金额为5亿美元,但拜腾核心员工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公司C轮融资对外公布的是5亿美元,但其实签约的不到2亿美元,实际到账不足5000万美元。”

拜腾在发给中国区员工的邮件中表示,由于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融资及生产运营均遭遇了重大挑战。资金流受困的拜腾难以偿还一汽夏利的债务。根据2019年6月24日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南京知行并没有依据计划付款,打款时间一拖再拖。

指望拜腾帮忙清偿债务未果,博郡汽车解散清算成为压垮一汽夏利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9年开始,博郡汽车频繁被曝出现拖欠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货款、变相裁员、融资困难等问题。博郡员工不得不踏上艰辛的讨薪之路,被欠薪半年之久,经过一轮又一轮的仲裁,大部分员工都觉得讨薪无望。

“现在博郡发工资已经成为难题,先离职再申请仲裁讨要工资是最有效的手段,大多数员工通过仲裁拿到工资之后都没再索要赔偿金,毕竟工资能要回来就不错了。”今年5月,有博郡员工曾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

如今博郡汽车处于停工状态,内部人士透露,博郡已经宣布公司无恢复正常经营的可能,开始走向解散清算。

至此,一汽夏利黯然离场。

未来汽车日报


原创文章,作者:苏鹏。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 转载说明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本文图片来自:企业官方  正版图库
最新快讯
大众斯柯达全新明锐PRO上海车展首秀
11小时前

4月19日,上海车展现场,斯柯达明锐PRO迎来公众首秀,同时斯柯达全新MQB EVO数字智能架构也随之发布。此外,柯迪亚家族、柯珞克、柯米克家族组成的SUV阵营携旗舰轿车速派、昕锐、昕动等车型也同步亮相。(未来汽车日报)

广汽埃安全系车型换装新LOGO及车身标识
2021-04-17

4月16日,广汽埃安全系车型正式切换了全新LOGO及车身标识,单款车型的标识更新超20处。焕新后的AION 车型标识,最大的变化在于品牌名称由“广汽传祺”变成了“广汽埃安”,以此宣示埃安的品牌独立。另外,从车身外观上还可以看到一些明显的变化。车头部分与原有的“G”标LOGO相比,全新的“G”字标识采用高明度、扁平化的轻盈设计。车尾部分,全面突出“广汽埃安”品牌与“AION”车型家族的专属标识。(未来汽车日报)

丰田RAV4荣放双擎E+正式上市,补贴后24.88万元起售
2021-04-17

4月17日,丰田RAV4荣放双擎E+正式上市,新车共推出3款车型,补贴后售价区间24.88万-29.68万元。新车在外观方面增加了一些硬派车元素,动力方面搭载的是2.5L阿特金森循环发动机+电动机,官方数据显示,纯电模式下拥有95km的最大续航里程,百公里油耗1.1L。与此同时,新款RAV4荣放燃油版也迎来了上市,共推出7款车型,售价区间为17.58-22.68万元。(未来汽车日报)

本田中国与AutoX合作开展自动驾驶道路测试
2021-04-16

4月16日,本田中国与AutoX合作启动基于本田车型的公开道路自动驾驶测试。此次测试将使用本田雅阁Accord、英诗派Inspire两款车型,并活用AutoX自动驾驶技术。今年1月,AutoX首次在深圳面向公众全面开放无人驾驶RoboTaxi试运营,Honda将通过此次行驶测试,探索适用于中国交通环境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未来汽车日报)

Polestar极星获5.5亿美元融资,或将进行更多融资
2021-04-15

4月15日,Polestar极星宣布获得5.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全部为长线财务投资者。本轮投资者主要包括重庆承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淄博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淄博高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韩国SK集团旗下的I Cube Capital基金以及其他国内外投资者。这是极星首次向外部投资者定向增发新股。此外,极星正与更多国际投资者进行后续融资方面的接触。(未来汽车日报)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抢占大型纯电豪华车市场,奔驰EQS能行吗? | 2021上海车展
All in电动车。
9小时前
不造车的华为,帮北汽造了顶配42.99万的电动车|2021上海车展
不谈销量,只谈产品,能成吗?
10小时前
周杰伦「站台」,R汽车冲击2万年销量 | 2021上海车展
ES33的量产进度已经达到了95%。
10小时前
2025年,奥迪将向年销百万辆目标冲击 | 2021上海车展
全新奥迪A7L于2022年一季度登陆中国市场。
10小时前
中国自动驾驶圈的十大真正老炮儿
中国自动驾驶要追赶美国,领军企业的灵魂人物很关键。
10小时前
直击2021上海车展 | 特斯拉车主控诉刹车失灵;华为合作汽车上线;沃尔沃与滴滴合作自动驾驶
车展首日,最引人注目的不是新车发布与大佬言论,一声“刹车失灵”的控诉,将特斯拉再度至于舆论风暴。
10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