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有毒
卡门精选2019-12-14
车联网大公司
瓜子二手车以其不靠谱的服务,成功引发了用户的信任危机。

编者按:本文来自车图腾,作者:暮四先生,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发布。

瓜子有毒

2019年3月,浙江嘉兴的商先生在瓜子二手车严选直卖店购买了一辆二手车。而刚开上车,商先生就发现车辆有多处故障。此后,商先生和浙江卫视《1818黄金眼》栏目记者联系保险公司和当时的车主后得知:车辆遭遇过台风天气,当时大雨甚至淹没到了方向盘高度。

但在复检合同中,瓜子对车辆泡水的排查结果,全部为“合格“。而且在提车前,瓜子二手车也向商先生承诺车况良好,但不让试车。

在沟通无果后,商先生将瓜子二手车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11月25号,此案在北京开庭,瓜子二手车认可了“泡水车”这一结论,但同时强调,他们只是居间方,无责。

但瓜子二手车真的只是“居间方”吗?

《1818黄金眼》栏目记者和商先生根据“卖家”身份证地址,找到了将车“卖”给他的张女士。在交谈中得知,张女士的女儿刚刚从瓜子二手车离职,车并不是张女士的,她只是帮忙背户,而这样挂一辆车,可以从瓜子二手车拿到50元佣金。

商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

据央视财经报道,2019年3月,山东青岛的杨先生在瓜子购买了一辆二手车。谁知刚提车,杨先生就发现车辆的防侧滑系统灯报警,疑似泡水。此后,杨先生将车开到瓜子二手车复检,但复检3次,瓜子二手车检测员均否认车辆泡水,而是表示最大可能是将别的泡水车零件装到了杨先生所购买车辆上。这让杨先生很无语。

后来杨先生打电话到保险公司后证实,车辆曾出过涉水险。也就是说,这是一辆泡水车无疑。

买到泡水车还算好的,如果运气不好,还会在瓜子二手车买到命案车。

2019年3月,孟女士在沈阳瓜子二手车严选直卖店购买了一辆“原版原漆”二手车。7月,当孟女士年检时,被告知该车涉及重大交通事故尚未结案,是一辆造成乘车人死亡的肇事车。孟女士一怒之下,状告瓜子二手车及其代言人孙红雷。

那么,看重实惠的价格而故意买事故车的消费者,又有怎样的遭遇呢?

瓜子二手车用实力告诉我们:还是不靠谱。

2019年5月,在湖南长沙经营汽修店十余年的张先生,通过瓜子二手车平台给妻子从连云港买了一辆二手车。瓜子二手车评估报告显示,车辆的水箱框架和纵梁有事故,但保证可以过户。

但车运到后张先生发现,车辆的实际情况与瓜子二手车评估师所描述的严重不符。

此后,张先生要求瓜子二手车退车,但反复沟通无果。后来张先生去车管所验车时,民警表示,由于车架号有明显的焊接、喷漆痕迹,有盗抢车、拼接车嫌疑,不能落档上牌。

除了泡水车、事故车,消费者遇到更多的情况,是质量问题。

2019年11月,山东青岛的张女士和老公在瓜子二手车买车后,车还没开出多远就出现了问题:频繁熄火、油箱报警,加满油后依旧熄火、报警。第二天,瓜子二手车维修人员要开车去检修时,车辆再次熄火、油箱报警。张女士夫妇要求退车,但瓜子二手车官方客服予以拒绝;去到瓜子二手车直营店后,则根本找不到售后。

还有货不对板的。

还是来自央视财经的报道,2018年10月,河北省的韩先生在瓜子购买了一辆二手车。但拿到车后韩先生发现,瓜子二手车网站上标注的是2017款,结果卖给韩先生的却是2015改款。要知道,不同年限的车,价格是不一样的。韩先生想找瓜子二手车售后面对面协商,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售后。瓜子二手车客服表示,“我们这有要求,不能提供详细(售后)地址,需要您这边自行查询。”

除了坑买家,瓜子二手车同样会套路卖家。

2019年11月19日凌晨,车图腾后台收到了北京市西城区赵女士的留言。赵女士用3600字的长文,讲述了她卖车的郁闷经历。

赵女士有辆2010年3月份的捷达前卫想卖掉,于是选择了瓜子二手车和优信二手车。

在赵女士根据瓜子二手车工作人员的指引到达“评估网点”后,发现那竟是一个狭小巷子与批发市场交界的路口,评估员则是两位拿着简单手持仪器,着便装的小伙子。因为堵了路,在等待评估时赵女士多次挪车。而评估到一半时,瓜子二手车工作人员诈张女士说,你的车被水淹过。在张女士否认后,工作人员以前一天北京下过雨为由搪塞了过去。

评估后,瓜子二手车工作人员给出的建议售价为1.5万元,在赵女士填好上架价格16666元后,系统显示报价比建议售价高出了27.7%。赵女士纳闷了:明明16666只比15000高出了11%,那这27.7%的数字是怎么得来的呢?

更“惊奇”的还在后头。赵女士的车明明是2010年的捷达前卫,但工作人员填写的上架信息却是2008年的捷达伙伴。也就是说,瓜子二手车的工作人员用2008年捷达伙伴的价格,给赵女士报了评估价。而在赵女士将瓜子二手车APP切换到买车模式后发现,和她同样车况的二手车,报价都在3万元以上。此外,赵女士接到的N个意向电话,都是北京昌平的车贩子,并没有个人购买者。

和赵女士遭遇草台班子验车、乱报价不同,朱先生遭遇的,是车卖出去了但钱却没有收到。

2019年4月,吉林长春的朱先生通过瓜子二手车卖了一辆车,成交价为12.5万元。由于车辆贷款未还清,于是约定对方先付6万元,剩余车款待解除抵押后,办理过户手续时结清。4月7日,车辆被买方先行开走。瓜子二手车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是大平台,这样操作没问题。4月18日,朱先生解除了抵押。此后,朱先生反复找瓜子二手车联系过户及支付尾款事宜,但两个月过去了却没有丝毫进展。而且车被开走了,保险已到期,一旦发生事故,朱先生一方就极有可能承担很大的责任。

……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下。

除了坑买车和卖家,瓜子二手车还坑代言人。孙红雷就曾多次因为消费者与瓜子二手车的纠纷而成为被告。

据说正是因为负面频出,孙红雷才选择了退出,不再做瓜子二手车的代言人。瓜子二手车不得不新签了一位代言人——雷佳音。

值得一提的是,有不少用户表示,之所以选择瓜子二手车,是出于对代言人孙红雷的信任。从这个角度看,孙红雷其实成了瓜子二手车的帮凶。车出了问题,找他理论也不无道理。

总结来看,在用户端,瓜子二手车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1、虚假宣传,所宣传的与其所能提供的服务严重不符;

2、259项检测形同虚设,货不对板,无法保证消费者买到放心车;

3、售后服务约等于零,出现问题后,瓜子二手车不是积极解决问题,而是尽量推脱;

4、检测人员不专业,且存在一定程度的欺诈行为;

5、无法承担交易平台、撮合平台应尽的责任。

6、欢迎你来补充…

作为一个标榜C2C的二手车交易平台,瓜子在坑害用户的同时,也引发了严重的信任危机。

那瓜子二手车的C2C,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靠谱的瓜子模式

2014年,AleResnik、OwenSavir在美国加州创立了第一家互联网二手车C2C平台——Beepi。

4月,Beepi一上线便获得了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同年10月又获得了6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此后,Beepi又接连获得了3轮融资。而其全部5轮融资的累计金额,则超过了1.5亿美元。

遗憾的是,由于模式存在硬伤,Beepi迅速由先驱变成了先烈。2017年2月,Beep宣布倒闭。

瓜子二手车,便是Beepi在中国的翻版。

它几乎套用了Beepi的所有模式,包括瓜子二手车所一直宣扬的“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以及收取买卖双方服务费等。

先说说“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瓜子二手车之所以把这句话奉为宝典,是因为它认为自己抓住了买卖双方的最大痛点。要知道,在传统的二手车交易中,卖家先要把车卖给二手车商,然后再由二手车商卖给买家,期间二手车商会赚取一定的差价。而按照瓜子二手车的说法,在其平台交易,是卖家直接卖给买家,没有中间环节,可以实现“卖家多卖钱,买家少花钱”。

不过从前面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知道,“卖家多卖钱,买家少花钱”并没有真正实现。不只卖家会被恶意压价,而且由于盲目追求车源数量,瓜子二手车的车源品质也出现了很大问题。而且受到利益驱使,瓜子检验员还会隐瞒车辆的问题。当然,这也可以解读为检验员能力差、不专业,根本看不出车辆有问题。同时,受利益驱使,上架的优质车源还会被工作人员恶意压价后转卖给二手车商,这也使得个人用户愈发找不到优质车源。

其实,瓜子二手车对自己所模仿的商业模式心里也没底儿。

2018年4月,在博鳌新浪财经之夜上,车好多集团CEO、瓜子二手车及毛豆新车网创始人杨浩涌表示,去年(2017年)瓜子二手车动用10亿元收购二手车,再卖给消费者。“全国180个城市大概1万多辆买下来再卖掉…”

这充分说明,瓜子二手车终于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把自己发展成了那个“赚差价”的“中间商”。瓜子二手车,的确没有其他中间商赚差价,因为它自己就是中间商。

(杨浩涌)

在笔者看来,这其实是瓜子二手车在看到美国老师Beepi惨死后的自救性尝试。毕竟,洋老师已经证明C2C模式根本行不通。

那么,瓜子二手车转型为收购二手车,再卖给消费者的C2B2C模式,就会好过吗?

简单算笔账就知道,这样做,瓜子二手车同样也坚持不了多久。

按照杨浩涌的说法,瓜子二手车花10亿元买了1万多辆车。这样看来,车源是有了,但这些车如果不能及时卖出去,巨资就变成了死账。果然,2018年6月,内部人士爆料称,瓜子二手车的保卖场和库房里,停放着高达万辆的库存车无法消化,占用了数亿元的资金。

这还只是1万辆。如果一年收40万辆呢?按照其平均收车价10万元计算,瓜子需要400亿元。而这还只是收车费用,如果把因此而延伸出来的仓储、库存、管理、运营等成本都算上,需要的资金会更多。这是常年亏损的瓜子二手车所无法承受的。

除了“做中间商赚差价”,瓜子二手车的服务费又是怎么回事呢?

依旧还是Beepi的模式,只是瓜子二手车收的佣金比Beepi(9%)要高。杨浩涌曾公开表示,瓜子二手车收取卖家4%、买家9%的交易提成。累计占到了车辆成交价的13%。

这是瓜子二手车商业模式的核心,也是其吸引融资的基础。

不过,作为瓜子二手车核心业务模式的服务费,却存在严重的造假行为。

2019年1月31日,优信二手车发布声明称,瓜子二手车存在服务费“明收暗返”,虚增收入行为,且“明收暗返”车辆所占保卖车比例预估超过了30%。

优信提供的证据显示,买家在瓜子二手车购买标价5万元的轿车时,合同价却是5.45万元,消费者打款后,多收的4500元会由瓜子二手车销售人员私下返还。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简单来说,这样一倒腾,瓜子二手车的财务报表上便凭空“多”出了4500元的“利润”。

此外,优信还在声明中透露,他们收集到的案例中虽然所有购车人均是全款购车,但约有30%的合同却显示为“贷款购车”。瓜子二手车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其金融业务的“利润”。

不过,瓜子二手车的金融业务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2019年10月29日,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融资租赁公司梳理排查情况通报》。通报显示,瓜子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等24家融资租赁公司不合格。

天眼查数据显示,瓜子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13日。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在赣州分公司成立两年多的时间里,瓜子二手车及毛豆新车在赣州的融资租赁业务是在违规情况下开展的,属于无证经营的范畴。而在这段时间内与之签订合同的用户,都存在合同非法的风险。

话说回来,瓜子二手车这样自欺自人的把“服务费”左手倒右手,有意思吗?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很简单,瓜子二手车要通过它自己制造的虚假数据吸引投资者关注。

同时这也从侧面说明,瓜子二手车收取服务费的模式似乎也不怎么靠谱。而且这种模式还存在一个矛盾:瓜子二手车宣扬自己不赚差价,但对于用户来说,服务费就是“差价”。

值得一提的是,瓜子二手车不只服务费造假,成交量、用户量等也都在造假,是个名副其实的造假“专业户”。

2018年12月,瓜子二手车的广告语“创办一年,成交量就已遥遥领先”,因虚假宣传被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罚款1250万元。据海淀分局开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瓜子二手车创办一年的时间为2015年8月到2016年7月,这段时间内该公司成交量为85874辆。而同期,北京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的成交量为442878辆,人人车成交量为92375辆,均高于瓜子二手车。

这其实并不算什么,因为瓜子二手车还闹过这样的乌龙——

瓜子二手车宣布其2016年12月的交易量接近4.1万台,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当月电商成交数据却只有1.6万台。瓜子二手车所公布的成交量甚至超过了大盘。

此外,我们前面提到的帮瓜子二手车背户,一台车给50元佣金的事情,仔细想来也是瓜子二手车提升交易量的“好办法”。试想,如果A通过瓜子二手车直接将车过户给C,只算一次成交;而如果A先通过瓜子二手车过户给B,再由B通过瓜子二手车卖给C,则产生了两次交易。简直完美!

在用户量方面,瓜子二手车公布的数据也很“随性”。

2016年3月,杨浩涌宣布,在创办瓜子二手车半年后流量即位居行业第一,月活用户数(MAU)超过了8000万。2016年4月,瓜子二手车CTO张小沛在演讲中表示,瓜子二手车的月活用户为4000万。与此同时,第三方数据平台QuestMobile显示,瓜子二手车的月活只有不到200万。

到底哪个真哪个假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瓜子二手车用户量造假这件事,是真的。

为什么瓜子二手车热衷于数据造假呢?

说到底,还是模式问题。

无论是最初时的C2C,还是后来尝试的B2C,瓜子二手车做的,本质上都是流量生意。即通过吸引用户进来交易,赚取利润。“流量”高了,就有足够的故事可讲,而有了故事,就可以继续吸引投资。

不过,在流量成本高企的今天,除了BATJ等流量巨头扶持的项目外,要想占据一席之地,要么抢得先机,要么产品自身有很好的传播性。但这几点,瓜子二手车几乎都不沾边儿。

首先,腾讯虽然投资了瓜子二手车,但本质上是布局性投资,因为在投瓜子之前,它还投了优信、人人车。所以虽然有BATJ成员的投资,但却并没有上升到战略投资高度,也没有上升到获得流量扶持的高度。

其次,相比于优信、人人车,瓜子二手车属于后来者,并没有先发优势。而且更重要的是,二手车买卖虽然是刚需,但瓜子二手车却是一个非常低频的应用。因为车辆买卖的周期都是以年为单位计算的,少则一两年,多则十来年,所以用户基本都是买/卖完就走,基本上没有老用户留存。而且即使有留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是无效用户。

也是因为这种低频特性与较低的延展性,瓜子二手车本身并不具备足够的传播性。

这就注定了瓜子二手车的获客模式只能是“流量购买”。通过电视广告、视频广告、楼宇电梯广告等形式获得关注度,吸引用户,同时通过APP流量购买获得装机量。

瓜子二手车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呢?

杨浩涌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瓜子二手车每年的广告投放额为10亿元;另有数据透露,瓜子二手车2016年的APP流量费用为4.8亿元。这样算下来,其一年的引流费用就有近15亿元。

如此高昂的流量投入,再加上其运营成本,瓜子二手车单个用户的获取成本非常高。

自媒体人刘旷在2017年发布的《一年佣金翻番看瓜子二手车如何亩产万斤》一文中写到,瓜子二手车获取单个用户的平均成本超过7000元,而每个用户的价值约为2400元。两者相抵后,每卖出一辆车,瓜子二手车要亏损4000元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二手车流通行业遇到的普遍问题,而是瓜子二手车自己的模式出了问题。它选择了一种快速催熟式的,以疯狂烧钱为基础的流量获取方式,以及包括全国铺设近百家面积均过万平米的直营严选店、从用户手中大量收车再转卖给买家等在内的重资产运营模式。前者的典型表现是花大价钱请明星代言,电视、网络视频、电影贴片、电梯间、地铁公交车站、城市商业中心等到处可见的广告,后者则在大幅增加运营成本的同时,提升了人力成本——数万名员工,每个月的工资都是一笔非常惊人的投入。

而这种疯狂烧钱的模式,就是一个欲壑难填的无底洞,运转起来后,根本就停不下来。

资金链危机

以上种种,最终导致了瓜子二手车目前所面临的资金链危机。

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瓜子二手车的亏损额,分别达到了16.17亿元、43.39亿元和17.73亿元,累计亏损高达77.29亿元。不只融来的钱花掉了,自己“赚”到的钱也都又投进去了。

而早在2017年年初的瓜子二手车年会上,杨浩涌就曾表示,瓜子二手车将在2017年实现全面盈利。但一年后,杨浩涌就改了口风,称可以暂时放下盈利目标。此后,这种循环又曾反复上演。而瓜子二手车的盈利,也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因为在很多人看来,瓜子二手车并没有可以实现盈利的商业模式。

瓜子二手车当下的几个动作,也印证了其所面临的财务危机。

车图腾从多方信源获得的消息显示,瓜子二手车正在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方法“找钱”。

2019年6月14日,钛媒体援引彭博社消息称,瓜子二手车正在与瑞士信贷集团沟通贷款事宜,金额为4亿美元。7月22日又传出消息,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正在委托瑞士信贷进行新一轮债权融资。

但以上方式均以失败告终。

而这,距离车好多集团D轮融资只过去了不到5个月的时间。据了解,2019年2月28日,车好多集团宣布获得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VisionFund)15亿美元的D轮融资。

3月1日,有多家媒体称,这15亿美元的投资先期只会给到3亿美元,其余款项要据特定条件再投。如果真是这样样,瓜子二手车能拿到的钱不会很多,因为这3亿美元还要分给毛豆。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此前投资的Uber、滴滴、ofo小黄车、oYo酒店等项目均存在后期估值大幅缩水现象,软银被疑涉嫌联手被投公司抬高估值,坑害接盘者。这也多少让瓜子二手车有些尴尬,在公司估值被人为抬高后,很难再找到新的融资。

有意思的是,在本次交易中,创始股东58同城以7.13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其所持车好多集团的部分股份,并在3个月后转投优信二手车1亿美元。这一举动,也引发了市场方对瓜子二手车前景的担忧。

比较神奇的是,8月9日,杨浩涌和岳父的一番神操作,差点儿使其成为上市公司软控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不过后来随着监管部门的介入,这个小动作以失败告终,瓜子二手车0元借壳上市梦亦破碎。

除了找钱,瓜子二手车还通过裁员、撤/搬店等方式压缩成本。

2019年9月12日,杨浩涌在内部信中表示,“9月开始,公司将推行去臃肿、去官僚、去复杂化,提升组织的效能”,变相承认了瓜子二手车的再次裁员。

当然,对于“裁员”这一说法,瓜子二手车内部并不认可,他们对外的一致说辞是“优化”。而除了裁员,瓜子二手车员工及家属,似乎对公司也颇有意见。

此外,车图腾从多方信源获悉,瓜子二手车目前已有多家严选直卖店关闭或缩水。

2019年11月,位于上海市嘉定区博园路的瓜子二手车严选直卖店一夜之间人去楼空,疑似跑路。

此后,瓜子二手车回应称并未跑路,而是搬到了新址——上海青浦区嘉松中路5888号。

笔者查询后得知,新址在老址西南方向,相距23公里。从区位来看,两者看着差不太多。不过旧址位于上海二手车交易中心,属于二手车业务较为集中的区域。从这方面看,新址其实是变相缩水了。

另据36氪消息,除了上海瓜子二手车严选直卖店的搬迁,9月到11月间,广东、江苏、新疆、浙江、安徽、河北、黑龙江等7个省份、12个城市的瓜子二手车严选直卖店也进行了搬迁。

对此,瓜子二手车的回应与上海店搬迁时如出一辙:为了更好服务客户。

不过,瓜子二手车严选直卖店在2018年9月起才正式落地,在刚刚一年甚至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进行搬迁,与常理明显不符,不仅会直接影响用户体验,还会额外增加装修等成本。瓜子二手车这么做,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断腕求生,节约成本。

事实也的确如此,据知情人士透露,瓜子二手车搬迁后,很多店面的面积都缩水了一半,甚至更多。

为了找钱和省钱,瓜子二手车也真是拼了。

写在最后:

几年的时间里,瓜子二手车烧了数十亿元,但国内二手车交易的80%以上依旧牢牢掌握在传统二手车商手中。而且虽然一直打着颠覆者的旗号,但其模式却一直寄生于原产业链。其一直宣扬的“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口号,经过时间的验证后,也只是口号而已,并没有真正解决用户痛点,甚至还制造了新的痛点:买车者不爽,卖车者心塞。

不过这些并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瓜子二手车这种纯粹的烧钱模式,是一种存在极大风险且无法停止的恶性循环。它需要不断的融资,烧钱;再融资,再烧钱……的模式来不断获取新的用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其倾尽全力所换来的用户,对瓜子二手车平台并没有依赖,基本都是买/卖完就走,不会停留。而且在“短暂”的交易过程中,不少用户还会因为瓜子二手车的不靠谱而很受伤、很心塞、很奔溃。

正是这一系列问题,导致了瓜子二手车当下的资金链危机。而一旦资金链断裂,则势必会引发瓜子二手车不可逆转的崩盘。

Beepi魔咒,似乎正在应验。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未来汽车日报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最新快讯
东软集团:全资子公司成为吉利汽车指定车型的5G智能通讯终端供应商
20秒前

东软集团9月2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东软大连近日收到吉利汽车的定点通知,将选择东软大连作为其指定车型的部件供应商,为其定制开发和供应5G智能通讯终端(包括5G主机总成、天线等)。上述目标车型预计将在2022年前后量产上市,多数车型为面向全球销售。预计在上述车型生命周期内,东软大连为其供应5G智能通讯终端涉及总金额在6亿元人民币左右。(未来汽车日报)

长久物流:拟5亿元投建长久青白江汽车进出口产业中心项目
43分钟前

长久物流9月25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在成都市青白江区投资建设“长久青白江汽车进出口产业中心”项目,建立汽车进出口西南总部基地及汽车进出口西南结算中心,项目投资总额为5亿元。公司同时披露,自7月15日至公告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收到政府补助资金2816万元。(未来汽车日报)

英国汽车制造商和贸易商协会:英国8月汽车产量下滑44.6%至5.1万辆车
45分钟前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月25日消息,根据英国汽车制造商和贸易商协会(SMMT)发布的数据,8月英国汽车产量同比下滑44.6%,至5.1万辆汽车。今年8月,英国国内市场汽车产量减少58.3%,至7800辆,出口汽车产量减少41.1%,至4.32万辆。(界面)

江淮汽车:获得2.06亿元政府补助
48分钟前

9月25日晚,江淮汽车公告发布公告称,截止到9月25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2.06亿元(不含公司前期已披露政府补贴),上述补助资金在2020年度计入当期损益,将对公司2020年度的利润产生积极影响。(未来汽车日报)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目前没有考虑投资或与车企成立合资公司
2小时前

9月25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没有考虑投资或者与汽车企业成立合资公司,未来说不清楚。”徐直军透露,目前华为在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已经投入了5亿美金,短期内没有考虑汽车业务的盈利问题。(新浪财经)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蔚来EC6正式开启交付,总裁秦力洪向车主交钥匙
蔚来在8月份交付各型车辆共3965台。
41分钟前
特斯拉反驳尼古拉“盗窃卡车设计”诉讼:你们的设计是偷来的
在特斯拉公司巨大的成功示范效应下,全球纯电车市场大爆发,与此相关的厂商竞争、侵权诉讼也是层出不穷。
43分钟前
董小姐还造车吗?
董小姐现在还在造车,但逐渐疏远。
2小时前
氢燃料电池零排放梦想,离成功还差几个特斯拉?
氢能源的画饼哪些车主愿意接?
2小时前
华为汽车BU李振亚:乘用车自动驾驶将“渐进式”发展,2030年有望达L5水平
智能驾驶七维函数:AD(自动驾驶)=F(场景、道路、线路、路况、速度、安全、属性)。
4小时前
2021年东京车展或线上举行,丰田e-Palette和MIRAI Concept将亮相北京车展
丰田的计划之外,车展的多事之秋。
5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