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城”
卡门精选2022-08-31
自动驾驶行业
城市要名,企业要利,一拍即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途”(ID:shentucar),作者:深途团队,作者:黎明,编辑:艾小佳,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发布。

自动驾驶火热,兴奋的不只有自动驾驶公司,还有很多地方政府。 

北京在5月发布《无人化载人测试许可》,首次允许自动驾驶车辆可以去掉主驾安全员;深圳出台中国最明确的自动驾驶法规,从8月开始划清汽车和司机的责任界限;重庆和武汉紧接着发布政策,把副驾安全员也去掉了,要实现全无人驾驶。 

这些城市,都想成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城”。 

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新一线城市武汉、重庆、长沙,二三线城市无锡、沧州、衡阳,甚至五线城市阳泉,都参与到了这场比赛中。地方政府拿出优厚政策,以及真金白银,招商引资、修路盖厂、测试运营。 

最直观的成果就是各城市的自动驾驶测试区。比如在北京的亦庄、上海的嘉定汽车城、长沙的湘江新区、广州的大学城……都有为自动驾驶汽车“量身定制”的道路。 

这些道路融入了各种前沿技术,如自动驾驶、车联网、5G、云计算等等,动辄投资十几亿资金,建立了各种样板工程。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更大的概念叫“智能交通”。在很多地方政府的计划里,未来汽车要实现无人驾驶,道路要进行智能改造,车路能够实现协同。小到路口的一个红绿灯,都能跟汽车进行互动。 

一些城市希望通过这些大工程,拉动当地经济,丰富税收,提供就业,以及,给自己贴上“智慧城市”的标签。自动驾驶公司则试图从中找到技术的落地场景,最好还能赚点钱。 

一场城市之间的自动驾驶之战,正愈演愈烈。 

起点:

寻找中国的“凤凰城”

美国的凤凰城,是任何一家自动驾驶公司都绕不过去的城市。 

作为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州府及最大的城市,凤凰城本来并无太多特别之处,但由于自动驾驶公司Waymo,它“意外”跨进了科技圈。 

2017年4月,Waymo首次对外开放自动驾驶车辆,首站就选在了凤凰城。当地部分居民可以免费体验Waymo的无人车,这在当时的自动驾驶行业是个标志性事件。 

Waymo的逻辑很简单,利用自动驾驶技术,替代传统出租车司机,实现常态化运营,节省人力成本。在此之前,它需要进行大量的测试。 

从那个时候开始,Waymo就一直在凤凰城进行路测,然后在2018年底推出了收费服务。2019年,Waymo尝试去掉安全员,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运营。 

中国的Robotaxi (自动驾驶出租车) 公司,基本都是摸着Waymo过河,遵循着跟Waymo大体相似的发展路径:改装车辆,拿到牌照,进行路测,开始试运营,拿掉安全员,然后不停地路测,迭代算法,再路测。 

Waymo的总部在美国加州的山景城,却将测试和运营的大本营放在了凤凰城,一是因为凤凰城的天气非常好,一年四季几乎都是晴天,不会下雪,路面也不会结冰,二是亚利桑那州一直在采取积极的措施,降低监管门槛,吸引自动驾驶公司落户。 

以凤凰城为据点,Waymo打造了一个自动驾驶测试运营的范本,其他自动驾驶公司纷纷来这里“拜码头”。 

美国凤凰城 来源 / unsplash 

于是,中国的城市管理者和创业者们开始思考,中国的凤凰城在哪里? 

跟美国不同,中国的Robotaxi是多点开花。城市入局Robotaxi,是从牌照之争开始的。 

自动驾驶牌照有三大级别,分别是测试牌照、有安全员示范运营牌照、全无人牌照,审核门槛逐级递增。一开始各城市颁发的都是级别最低的测试牌照,然后逐渐升级。在这个过程里,城市之间不仅比牌照数量,还比牌照级别,而且都要争“第一”。 

国内首个自动驾驶路测规定是北京发布的,时间是2017年12月,但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路测牌照被上海抢了先。 

上海在2018年3月1日率先颁发牌照,首批三张,其中上汽两张,蔚来汽车一张。虽然只有三张,但“第一”的名头被上海坐实了。 

北京紧随其后在3月22日颁发了首批牌照,其中5张给了总部在北京的百度。但百度同时也在跟长沙市政府接洽,并很快达成了战略合作,也拿到了路测牌照。 

2018年10月29日,百度和长沙宣布,将在长沙实现国内首次Robotaxi的规模化测试运营。这让长沙在Robotaxi方面进展神速,有了争夺自动驾驶第一城的底气。 

广州是另一个实力选手,有小马智行、文远知行这两个明星企业。不过相比较而言,广州在牌照发放上相对谨慎,而企业的探索则相当大胆。 

在百度和长沙达成战略合作两天后,在广州的大学城附近,突然出现了一辆文远知行的Robotaxi。这是一辆由广汽新能源GE3车型改造而来的车,文远知行提供技术支持,当时号称是国内首辆上路试运营的Robotaxi。 

不过尴尬的是,这辆车上路没两天,就被当地交警和交通局两部门双双叫停,理由是——没有收到上级部门准其试运营的通知,涉嫌违法违规经营。当时广州还没对外发放路测牌照。 

直到半年多之后,广州的牌照才姗姗来迟,比北京、上海、深圳都要晚,“01号”车牌被文远知行收入囊中。不过广州一出手就是24张,总数量仅次于北京。 

从牌照开始,争做中国的“凤凰城”,这是自动驾驶在中国城市中最初的故事。 

转折:

要跑车,先“修路”

牌照能解决上路问题,但解决不了路况问题。 

中国的城市路况极其复杂,横冲直撞的外卖车,无视交规的老头乐,都是马路上的不确定因素。Robotaxi的故事虽然美好,现实情况要复杂的多。最直接的一个问题,Robotaxi在技术上无法应对路上所有可能出现的极端场景。 

一家车联网公司的内部人士对深途直言,单车智能+Robotaxi的方案在中国行不通,除了技术难题,市场需求和系统成本短期也难解决,更重要的是短期根本无法商业化。 

中美走出了两条不同的技术路线。以Waymo为代表的美国公司继续深耕单车智能,以百度为代表的中国公司选择了单车智能+车路协同的方案。 

所谓“车路协同”,指的是不仅要有“聪明的车”,还要有“智能的路”,二者都经过智能化改造,能够实现互联互通。简言之就是,要跑车,先“修路”。 

基于这个大的战略框架,中国的城市掀起一轮新的“修路”竞赛。 

过去五年,决心在自动驾驶上有所作为的城市,都在建各种规格的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区,测试区内最显眼的成果,是全新设计的测试道路。 

比如早在2019年,长沙就建设了长达135公里的城市开放测试道路网和100公里高速公路测试示范道路,示范区面积达到70平方公里。北京颁发首批自动驾驶车辆道路载人测试牌照时,开放了北京亦庄322公里道路作为自动驾驶测试区域,这是中国首个大范围、完整的测试区域。 

中国长沙 来源 / unsplash 

这些测试道路跟普通道路最大的不同,是在路上加装了各种各样的感知通信设备,从各种信号机,到5G通信模组,到高精定位单元,道路能够把实时路况信息传输给汽车,弥补汽车在感知上的局限。 

所以评估一座城市的自动驾驶发展水平如何,除了看测试车辆的数量,更要看测试道路的建设情况,这是一座城市自动驾驶的底子。 

工信部和住建部,是参与相关政策制定和评审的主要机构。过去几年,这两大部委联合地方,成立了一批示范区。比如2016年工信部批准建设的国内首个“国家智能网联汽车 (上海) 试点示范区”,后来陆续在部分城市建立的含金量很高的“国家级车联网先导区”,以及住建部和工信部联合发布的“智能网联汽车协同发展试点城市”等。 

去年5月,工信部和住建部公布了一批“双部试点城市”,有六个城市入围,分别是上海、北京、广州、武汉、长沙、无锡。这是目前在自动驾驶方面布局最完善的六个城市。除了这六个城市,深圳、重庆、苏州等城市也在加速建设中。 

这其中有三个城市值得一提。 

一是无锡。无锡是全国首个国家级的车联网先导区,四大先导区中唯一的非一线城市。无锡还是工信部、公安部和江苏省共建的国家智能交通综合测试基地,有全球首个城市级车联网 (LTE-V2X) 应用项目。 

无锡在自动驾驶方面雄心勃勃,提出了“1200平方公里,2000个路口全覆盖为目标,推动车联网规模化部署”的行动计划。 

二是重庆。重庆有“山城”之称,被称为8D城市,路面场景丰富,复杂的地形非常适合自动驾驶测试,能够收集各种极端场景数据。重庆两江新区是西部第一个、全国第四个国家级车联网先导区。 

根据重庆两江新区发布的消息,截至目前,新区累计完成城市道路网联化升级约400公里、改造路口231个。 

三是深圳。深圳坐拥Auto X、元戎启行这两家自动驾驶明星企业,在开展路测方面有很多便利。遗憾的是,深圳是北上广深中,唯一一个没有入选“双部试点”的城市。 

深圳近期最轰动的动作,是《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此次条例的突破点在于,首次为自动驾驶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提供了法律依据,将有利于打破目前自动驾驶的困境。 

宏图:

智能交通,一个更大的故事

从城市管理者的视角出发,不论是发放路测牌照,还是投放测试车,或是修建各种自动驾驶道路,都不是故事的全部。他们有一张更宏伟的蓝图——智能交通,这是一盘更大的棋。 

让Robotaxi上路只是第一步,最终的目标是实现智慧城市。在这个过程里,车要实现自动驾驶,路要进行智能改造,城市要打造智能交通,自动驾驶技术是让这一切落地的起点。 

围绕智能交通这个点,一些自动驾驶公司已经率先找到了技术落地的场景,以及更关键的,找到了赚钱的方式。 

最典型的是百度。百度做自动驾驶,最吸引人眼球并为外界所知的,是它的Robotaxi项目萝卜快跑。那些顶着硕大的激光雷达,跑在路上的测试车非常烧钱,所产生的收入根本覆盖不了巨额的支出。而百度通过智能交通项目,已经产生了正向现金流。 

2019年10月,百度Apollo与绍兴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达成合作,共建自动驾驶车路协同示范城。在建设过程中,百度以供应商身份提供技术和服务。比如去年公布的绍兴智慧快速路项目,项目金额就有1.168亿元。同期百度中标了沧州的一个项目,也是智能化道路改造,金额7497万元。 

百度拿下了广州市黄埔区的一个智慧交通项目,金额4.6亿元,双方在战略合作协议中规定的合作范围是自动驾驶、智能交通。百度还中标了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项目 (1.0阶段) ,项目金额1.28亿元。 

类似的项目非常多,金额从大几千万到几亿元不等。根据百度提供的数据,百度已在北京、广州、长沙、保定、沧州、成都等近50个城市开展智能交通的落地合作。 

来源 / 视觉中国 

另一个值得重视的企业是蘑菇车联。这家公司的定位非常精准,就是城市的智能交通建设和自动驾驶车队运营,以项目的形式快速商业化落地,而且拿下的都是大项目。 

去年3月,蘑菇车联与湖南省衡阳市政府达成合作,落地了金额约5亿元的城市级自动驾驶项目,刷新了行业纪录。在这之后,蘑菇车联又陆续和河南鹤壁、云南大理合作,项目金额分别为3亿元、10亿元。 

而在过去的两个月,蘑菇车联拿下了四川天府新区、无锡市梁溪区、北京市通州区,落地的项目金额分别为30亿元、20亿元、16亿元。据接近蘑菇车联的人士透露,除近期公布的北京、成都、无锡项目之外,还会有多个项目即将披露。 

这种收入规模,在自动驾驶行业可以用“炸裂”来形容。作为对比,中国自动驾驶第一股、去年在美股上市的图森未来,2021年全年收入也只有4300多万元,亏损50亿元。 

据了解,蘑菇车联的策略是,把城市车路协同道路基础设施建设、自动驾驶公共服务车队运营的方案整体打包,融入到城市级智能交通的新基建项目中,服务大规模自动驾驶与智慧交通大市场。 

地方政府要做智能交通,要发展自动驾驶,需要第三方供应商的支持,传统的基建公司和通信公司,无法提供配套服务,蘑菇车联和百度这些自动驾驶公司,精准抓住了这一波需求。 

一位业内人士说,相比单纯做Robotaxi,投放一批安全性待定的无人车上路,这种方案更受地方政府青睐。 

一家自动驾驶公司内部人士徐虹橙对深途说:“今年明显感觉到车路协同已经从传统意义上的通信技术,变成支撑整个智慧城市,汽车、交通、城市协同发展的底层技术逻辑了,其应用范围在不断扩大,也在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交通、智能汽车更深度的融合。” 

博弈:

各方势力登场,如何分蛋糕?

在智能交通这样一个全新的工程类目里,各参与方如何划分利益? 

首先,这是一个强资源导向型的行业,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支持。 

四年前文远知行的自动驾驶车辆上路被叫停,就是因为牌照问题。2019年长沙一口气发放49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其中45张给了百度,是因为百度跟长沙形成了深度捆绑。上海的首批牌照给了总部在上海的上汽和蔚来,也并非偶然。 

从地方政府的立场出发,在国家鼓励的大方向,打造城市标签,拉动当地经济,带动税收和就业,是非常现实的需求。智能交通同时属于“新基建”和“新能源”范畴,非常切合这一需求。在当今的环境下,很难再找到这样一个既被鼓励,又有庞大产业链,还有巨大爆发潜力的领域。 

“政府希望能够集聚创新科技企业,优化现有产业结构,例如汽车工业为主的城市希望能够在汽车新四化方面拔得头筹,北上广一线城市则希望保持更强的创新能力,强化数字化能力。”徐虹橙说。 

所以各城市有较强的参与意愿,也有相应预算去推动大工程。这也是为什么“第一”的名头和“智慧城市”的标签,对很多城市那么重要。 

同时,这也是一个能产生热钱的领域。 

和高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陈子颖对深途说,在中国东部沿岸,未来不会再大量新建高速公路,一定是要提高整个资产运营的ROE。所以路网的智能化很重要,车路协同会爆发起量很快。而整个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每年有1万多亿投向高速公路和高速路网,这其中即便只拿出1%用来做智能化投资,也有100多亿的市场规模。 

蘑菇车联、百度、希迪智驾这类自动驾驶公司,就试图从城市的智能化投资中分一杯羹。以蘑菇车联整体打包的方案为例,它们既可以找到技术落地的场景,又能在实地运营中迭代算法,还有政府提供资金,可谓一举多得。 

来源 / 视觉中国 

这相当于是用未来的蓝图,赚当下的钱。而不是像做单车智能的Robotaxi公司那样,用现在的钱,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在赚钱这件事上,直到今天,没有一家Robotaxi公司有稳定持续的收入来源,全部是在烧钱。 

一位业内人士对深途分析,有一些Robotaxi公司试图向车路协同方向转型,但这并不容易。 

徐虹橙表示,自动驾驶和车路协同属于不同技术,纯自动驾驶技术服务商要转型车路协同解决方案供应商,需要重新从0开始,无论是团队还是技术积累。“现在市场上一些自动驾驶技术服务商能提供车路协同解决方案的,基本都是找车路协同友商外包提供服务。” 

在自动驾驶公司希迪智驾公共事务负责人看来,市场需要的是既懂智能车,又懂聪明路的公司。能够更好地把路端的智能化建设、车端智能化建设以及自动驾驶更有机的结合起来。 

总体来看,国内的智能交通建设正处在爆发早期,市场需求、技术积累、产品供应,都在快速发展。企业和城市都在和时间赛跑,谁能最终胜出还未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在这一轮自动驾驶的大浪潮里,一定会有玩家脱颖而出。 

应受访者要求,徐虹橙为化名。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未来汽车日报系信息发布平台,未来汽车日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快讯
号称“新一代AR智能宽适家轿”,长安锐程PLUS正式上市
19小时前

9月28日,号称“新一代AR智能宽适家轿”——锐程PLUS正式上市,新车共推出4款车型,官方指导价9.99-12.29万元。 锐程PLUS全系搭载前后双独立悬架、一体式零压感座椅、蓝鲸新一代NE1.5T高压直喷发动机、前排双+双侧安全气囊、自动感应尾门、12.3英寸高清彩色中控液晶触摸屏、智慧云控远程助手等 S智能驾驶辅助、智能交互等智能化配置也得到大幅度升级,成为同级车型中率先搭载AR-HUD增强现实抬头显示科技,拥有7.5米远距虚拟成像能力,可以实现52英寸超大投影,同时AR-HUD还能实现弹射起步显示、歌词显示等娱乐交互功能。 同时,该车还越级搭载了540°高清全景影像、IACC集成式自适应巡航、360°集成式行车记录仪等多项主动安全科技配置。其中DMS驾驶员疲劳监测系统能主动监测驾驶员是否有疲劳驾驶状态,并通过语音、灯光、音乐等方式提醒驾驶员。 作为长安旗舰轿车产品阵列的重要车型,该车正式上市后,或将在汽车细分领域掀起新风潮,以此吸引更多年轻消费群体。

长城汽车高品质“智造工厂” 守护柠檬混动DHT全能体验
2022-09-28

9月15日,长城汽车蜂巢易创扬中产业园区(以下简称“扬中工厂”)迎来央视新闻直播探厂。作为柠檬混动DHT变速器总成的生产制造工厂,扬中工厂首度对外介绍柠檬混动DHT变速器总成四线体生产线,展现柠檬混动DHT“全能”背后的制造品质与匠心。长城汽车副总裁傅小康在央视的连线采访中对长城汽车森林生态更具前瞻性的思考、全局性的谋划做了深入解读:长城汽车森林生态是一套以整车为核心,全面布局智能化、新能源等相关技术产业,实现多物种相互作用并持续进化的生态体系。在森林生态的加持下,长城汽车的整个设计、研发、生产体系能够围绕用户需求快速形成端到端的及时响应能力。同时,基于以用户为中心的运营理念,各品牌还能够长期反哺长城汽车不断优化技术,形成一个相互作用、共同成长的生态体系。(未来汽车日报)

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会坚持纯电动和插电混动技术路线并行发展
2022-09-24

在武汉召开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高层论坛上,王传福表示,要坚持纯电动和插电混动技术路线并行发展。他指出,目前我国有一半的家庭仍是无车家庭,插电混动实现了短途用电、长途用油,让家庭第一部车可油可电。他认为,纯电动车重点解决了增购需求,插电混动则有效解决了更多家庭的首购和换购需求。插电混动变革相对温和,对产业链变动和冲击较小。插电混动是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路径,在促进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的同时,保障了变革期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有助于燃油车到纯电动车的平稳过渡。

博世中国9月芯片缺货30万
2022-09-24

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高层论坛里表示,今年第四季度芯片将极度短缺,目前还缺 30 万控制器。他无奈说道,“从去年开始,我基本上很少出席论坛,不是不敢去,而是一去就会被围追堵截,什么原因?缺芯。”作为常年稳居全球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头把交椅的博世集团,其产品布局涉及广泛,2021年间,其全球实现了787亿欧元的销售额,其中汽车业务占了58%,达到453亿欧元。目前芯片短缺使半导体业和汽车企业失衡造成短缺,每个月基本缺少30万的控制器,造成很多企业不能完成任务。陈玉东在此表示,“各位主机厂完不成任务我们有很大的责任。”

夏一平:2028年集度汽车机器人的交付目标是80万台
2022-09-24

“ 集度明确2880战略,到2028年将具备全年交付80万台汽车机器人的能力。”集度汽车CEO 夏一平9月23日在中国车谷举办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高层论坛发布视频讲话时说。此前,提出2025年卖车80万辆的是零跑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在2025年的销售目标是160万辆、105万辆。 作为由百度发起成立,吉利参与投资的新造车企业,集度汽车是一个年轻的智能汽车品牌,是站在汽车智能化新起点下的汽车机器人创业公司。今年年中,集度发布了汽车机器人概念车ROBO—01,定义了汽车机器人的新物种。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万字长文回顾中国锂电十年:欧美抢跑,日韩超车,中国企业后来居上
这场急促又彻底的变革,必然会诞生扛鼎者。
9分钟前
黑芝麻谈“造芯”热潮:国产芯片的窗口期,到2025年
本土芯片厂有机会和国外厂商平分天下。
37分钟前
从追随它到超越它,中国车企想再创一个特斯拉
特斯拉和中国在新能源产业上其实是相互成全、相互促进,这家明星产业创新公司在中国的投资和商业经历,值得更多跨国企业深思,也给中国企业的全球协同以重要启示
2小时前
多方入局的换电市场,“苦尽”能否有“甘来”?
换电市场现状
2小时前
奇瑞联手华为,尹同跃的“大项目”是新的问界吗?
除了赛力斯,还有哪家车企能吃到“含华量”的红利?
3小时前
上汽入局换电,最大的阻碍是自己
巨头联手不容易,请别再步斑马智行的后尘。
23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