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加剧:董事长之后,Velodyne CEO 也被「免职」了
卡门精选2021-07-21
大公司
董事会的混乱治理或是 Velodyne 每况愈下的罪魁祸首。

董事会的混乱治理或是 Velodyne 每况愈下的罪魁祸首。

或许谁也不会想到,Velodyne 这家曾经的自动驾驶激光雷达明星公司有一天会陷入这般窘境——继创始人兼董事长“被”免职之后,CEO 也即将“被”卸任。

近日,Velodyne 在官网发布声明称:

Anand Gopalan 将于 7 月 30 日正式辞去 CEO 一职,并退出董事会。 

Velodyne CEO Anand Gopalan

有意思的是,这则声明中没有透露 Anand Gopalan 离任的原因,也没有任命新的首席执行官,而是设立了一个行政长官办公室(OCE,Office of the Chief Executive ),由几位高级领导成员组成。

同时,董事会聘请了一家高管猎头公司,以物色新 CEO 的合适人选。

某业内人士评价,这似乎只是一次公司人事变动;实际上,这可能更像是一场内斗闹剧的结果。

内部动荡持续已久

故事,要从 4 个月前说起。

今年 2 月 22 日,Velodyne 发布官方声明表示:

在董事会的一项调查后,发现公司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 David Hall 以及担任首席营销官的其妻子 Marta Thoma Hall “表现不当且缺乏诚信”,遂对二位的职务进行了罢免;不过并未要求两位退出董事会。 

据数据显示,David Hall 彼时还是 Velodyne 最大的股东,持股超过 30%。

罢免消息一出,Velodyne 的股价应声下跌了 15%。

随后,Hall 夫妇发布声明否定了董事会的说法,并指责公司恶意诽谤。

“公司的治理已经崩溃。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剥夺我们的职位,看起来更像是内部权力掠夺。”

对于此事发生的过程,双方各执一词,真相扑朔迷离。

3 月初,David Hall 对公司的不满加剧,正式退出董事会。他在一封信件中写到,自己对 Velodyne 的战略方向和领导团队有着诸多担忧。

Velodyne 创始人兼前董事会主席 David Hall

从外媒的报道来看,David Hall 的担忧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公司董事会将自身利益置于股东利益之上。

Velodyne 时任首席执行官 Anand Gopalan(文章开篇提到的人物)无视他的意见,架空他的决策权。

董事会排挤他提名的董事候选人 Eric Singer。

或许是这封信并没有引起 Velodyne 董事会的太大反响。David Hall 于 5 月 25 日再次反击,将矛头对准了当初公司通过 SPAC 上市时指派的两位董事 Michael Dee 和 Christopher Thomas。

他呼吁罢免这两位董事,并要求时任 CEO Anand Gopalan 辞职。

Anand Gopalan 是 David Hall 的继任者——在 2020 年 1 月,David Hall 在担任董事长后辞去 VelodyneCEO 一职,由公司 CTO Anand Gopalan 接任。

David Hall 指出,他与妻子被毫无理由地免职是一个报复性举措,因为 Hall 夫妇本打算重组董事会并让 Anand Gopalan 为公司疲软的业绩承担更多责任。

在 David Hall 看来,董事会的混乱治理是 Velodyne 每况愈下的罪魁祸首。

外部压力此起彼伏

根据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在 Velodyne 正式宣布罢免 Hall 夫妇的前一周,Velodyne 早期投资者福特出售了其持有的所有 Velodyne 的股票。

加上 2020 年的收入不达预期,Velodyne 的股票也遭到了其他部分股东的抛售。截止 7 月初,Velodyne 的股价今年已经下跌了 50% 左右。

由于股价跌幅过大,投资者损失严重,多家美国律师事务所曾对 Velodyne 发起集体诉讼。

近期,Velodyne 又卷入了商业诉讼案件中。

Criterion Technology 已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诉讼,指控 Velodyne 在 2016 年开始的合作期间窃取了其商业机密,涉及 3D 映射和成像设备的光学外壳相关技术。

Velodyne 表示正处于评估 Criterion 声明的早期阶段,并打算大力捍卫自己的权益。

在产品方面,尽管 Velodyne 的性能广受业内好评,但同样地,高昂价格是自动驾驶公司不能承受之重。

此前,Velodyne 64 线激光雷达,最高时卖到 70 万一台;16 线雷达产品也要 8000 美元,人民币在 5 万 6 左右。

尽管 Velodyne 近年对产品多次进行价格调整,但据业内人士的说法,Velodyne 的 16 线以及 32 线产品已经受到了一些国产激光雷达玩家的追赶,它们的产品相比 Velodyne 有着无可比拟的价格优势。

如今,Velodyne 也已经拿出了足够便宜的 Velarray 主攻汽车市场,但这款产品能否得到用户的认可需要市场的验证。

同时在服务方面,Velodyne 也可能存在“硬伤”。

早期,Velodyne 产品在国内的销售都是采取代理销售的形式。

直到自动驾驶行业对激光雷达需求的渐盛,Velodyne 位于北京的亚太区办公室才于 2016 年成立。

此前有 Velodyne 工作人员告诉新智驾,只有购买达到一定金额,Velodyne 中国才会直接为其提供售前与售后服务。

对于自动驾驶公司来说,激光雷达的一次性需求量可能并不会很大,本土厂商的响应会更快。

除了中国的玩家,Velodyne 还面临着 Luminar、Ouster、Innoviz 等实力强劲的对手。

红极一时的行业一哥

尽管近来的日子并不好过,但这并不能抹杀 Velodyne 曾之于行业的先驱作用。

Velodyne 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80 年代,最早以音响业务起家,业务大约在 2006 年才拓展至激光雷达领域——

当时,David Hall 参加DARPA 挑战赛。虽然因为机械故障仍未能完赛,但 David Hall 安装在皮卡车顶的巨大旋转式激光雷达却在比赛中声名大噪。Velodyne 自此开始向一家激光雷达转型。

到了 2007 年的 DARPA 城市挑战赛,完赛的七只队伍中有六只用的是 Velodyne 激光雷达。

彼时,Velodyne 在激光雷达领域难逢对手,资本与行业玩家都十分看好这家公司。

2016 年 8 月百度与福特汽车一同向 Velodyne 投资了 1.5 亿美元,以保证自己能够优惠、优先地拿到紧俏的 Velodyne 激光雷达。

此外,Velodnye 还先后获得尼康 2500 万美元融资和现代摩比斯 5000 万美元融资。

可以这么说,提起车载激光雷达就绝对绕不开 Velodyne。自 2007 年以来,Velodyne 几乎为所有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提供过激光雷达。

为了更好地支持公司的发展,2020 年 7 月,Velodyne 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Graf Industrial Corp. 达成合并协议,以 18 亿美元的估值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这种方式也可称为“借壳上市”,能省下投资银行的巨额管理费用、路演和法律费用以及繁杂的文书工作,只需要和 SPAC 公司并购就好了。对于包括 Velodyne 在内的量产困难、盈利困难的科技公司来说非常友好。

不过也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就是,借壳上市后,SPAC 公司和原公司的利益会产生深度绑定,可能不利于公司治理,比如上文中 David Hall 对Velodyne 董事会的谴责。

目前尚不知道公司管理层的动荡以及商业诉讼案件究竟会带来多大的影响,但 Velodyne 对自身发展的前景感到乐观。

据了解,Velodyne 今年一季度的收入为 1800 万美元,领先于竞争对手 Luminar,后者的销售额约为 500 万美元。

Velodyne 表示,手中有超过 25 个行业的 198 个潜在项目。即便 CEO 卸任也不影响 Velodyne 此前公布的 7700 万美元至 9400 万美元的收入预期。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未来汽车日报系信息发布平台,未来汽车日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快讯
东风Honda第十一代思域正式上市,售价12.99万元起
2021-09-24

9月24日,东风Honda第十一代思域正式上市。新车共推出6款车型,市场指导价12.99万元—16.39万元。新车采用Honda全新设计语言,外观风格爽快简洁。新车长宽高分别为4674mm*1802mm*1415mm,轴距2735mm。新车共两个动力版本,均采用“地球梦”系列1.5T四缸发动机,最大功率134kW,最大扭矩240N·m。该车还搭载了最新版本Honda SENSING安全超感,除了能完成自动跟车、车道保持外,还新增TJA交通拥堵辅助功能。(未来汽车日报)

大禹电池将免费开放超60项专利,2022年全面应用
2021-09-24

9月24日,在“长城汽车大禹电池技术媒体品鉴会”上,长城汽车首次对外公布大禹电池技术相关理念和技术,大禹电池技术超60项专利将对全社会免费开放。按计划,“大禹电池”将率先搭载在沙龙品牌的第一款车型上,新车预计会在2022年推出。

合创汽车发布H-VIP智驾互联系统
2021-09-23

9月22日,合创汽车正式发布H-VIP智驾互联系统,该系统以HYCAN聚合的全场景车域生态作为基础,通过VI(Voice Intelligence )智能语音交互以及IP(Intelligence Pilot)智能辅助驾驶及三电系统的融合,为用户构建全场景的出行生态。目前已经开启大定的合创Z03将率先搭载该系统。(未来汽车日报)

领克09首台用户智选配置量产车正式下线,预售价格27万~35万元
2021-09-23

9月19日,领克09首台由用户智选配置的量产车于领克梅山工厂正式下线,并在直播中公布了预售价格区间,MHEV车型预售价格27万元~35万元,PHEV车型预售价格32万元~40万元。领克09于10月9日9:09在领克官方商城开启线上预订,并于领克品牌5周年盛典当日正式上市。直播当天领克09首次向用户公开动态性能表现,包括操控、加速及越野性能等测试结果。领克09全系搭载2.0T混动系统,并提供了多样化动力组合版本,其中领克09 MHEV车型搭载Drive-E 2.0TD T5-8AT动力总成,最大输出功率187kW,峰值扭矩350N·m,百公里油耗为7.9L(NEDC)/9L(WLTC);领克09 PHEV车型搭载Drive-E 2.0TD T8 -8AT动力总成,P1+P4双电机动力组合,最大功率317kW,峰值扭矩659N•m,百公里加速仅需5.6秒。领克09在本次性能公映中,麋鹿测试以73km/h通过,并保持了稳健的车身姿态。在25°坡起和滑轮组测试中,领克09搭载的FYRA四驱系统,展现出强大的越野性能和脱困能力。其中,智能全时四驱可实现高附砂石路75%爬坡,低附路面15%全冰坡。

卡车造车新势力DeepWay携首款概念车型星途1代亮相,2023年实现量产
2021-09-18

9月17日,由百度与狮桥联合打造的科技公司DeepWay首场品牌战略发布会在京举行。发布会上,DeepWay推出首款全正向设计研发的智能新能源重卡——星途1代,该车型预计于2023年6月实现商业化量产。同时,DeepWay带来H2H高速干线智慧物流全新模式。此外,DeepWay还宣布将快速接入狮桥干线物流网络,通过实际载货运营,推动L4级自动驾驶技术在货运场景的商业化落地。(未来汽车日报)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新造车“电池荒”,没有特效药
缺芯未停,缺电又起。
20分钟前
小鹏L2事故背后:是技术不行,还是司机违规操作?
使用L2自动驾驶,驾驶员一定要随时注意路况。
24分钟前
李书福造手机,打得什么「算盘」?
车圈“自主一哥”,能率先实现自己的手机野心吗?
2021-09-24
特斯拉回归4S店模式,谁是下一个跟风者?
特斯拉回归4S店模式,“蔚小理”们会跟进吗?
2021-09-24
欧美“抄作业”,新能源车将有哪些变局?
中国二级市场的碳中和概念股估值仍然在山脚下。
2021-09-24
获小米、闻泰重磅押注,黑芝麻智能再获两轮融资,估值已超百亿
黑芝麻智能估值已超百亿人民币。
2021-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