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们纷纷做电池,宁德时代们如何打响电池保卫战?
36氪2020-03-26
大公司
谁掌握核心三电资源,谁就将占领产业链高地。

文 | 邱晓芬

最近半个月,宁德时代很焦虑。二级市场上,遭遇股东首次减持,再叠加上大盘整体走势影响,宁德时代3月16日至3月23日连续一周遭遇股价下跌,最低点和最高峰时期的市值相比,已经蒸发了逾千亿元。

不过,本周以来,宁德时代股价已有所回升,但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独立电池商们或许还有更长远的忧虑。

近年来,车企建立电池相关产线的消息时有发生:今年2月,特斯拉开始在弗里蒙特工厂搭建电芯试点生产线,3月,沃尔沃在比利时根特的工厂启用了电动汽车电池装配线,奇瑞商用车也与露笑新能源合资1亿元成立PACK项目公司。

随着各大车企们纷纷加速迈入电气化时代,车企们早已不再满足于与电池商单纯的产品供应关系。

车企和电池商的关系一直很微妙。电池领域量马太效应很强,装机量基本被中日韩三股力量瓜分,而电池商一旦产能浮动,车企首当其冲——此前因为LG化学电池供应短缺,捷豹不得不关闭位于奥地利格拉茨的I-PACE的生产线长达一周的时间,奥迪这边也同样因为LG化学减产了e-tron,将原计划从5.5万辆/年降低了1万辆。吃过松下电池产能亏的还有特斯拉,甚至一度到达“破产边缘”。

车企在电池产业链上的参与越来越多,电池产业链的垂直整合加剧,双方的关系正在不断打破重塑,而此时,电池商们也悄悄发起了守卫战......

车企的降维打击

电动汽车的电池需要经过从电芯( cell)到模块( module)再到电池组(pack)的过程。最初的产业链分工下,电芯厂和主机厂之间有一个第三方Pack厂的角色,负责将电芯按照车企提供的车辆参数装配成可直接上车的电池组产品。

不过,电池组中价值最高的还是电芯,第三方Pack厂没有采购权,产业价值相对比较低。整车企业除了需要技术成熟产量稳定的供应商,还有控制整车成本、保护电池相关的核心数据不外流的诉求。此外,电芯厂也希望放大产业链上的话语权,增加与后端车企的绑定。

因此,第三方Pack工厂在电气化中首先被垂直整合:生产Pack的过程要么被电池商兼并,近年来Pack过程也逐渐被车企控制,成为其进入电池产业链的切口,除了欧美主流车企沃尔沃、宝马、奔驰、通用都在早前建立了自己的Pack产线。

在国内,宁德时代也与六大车企(一汽、广汽、上汽、长安、北汽、东风)达成合资建厂(时代一汽、时代上汽、时代广汽等)或者股权层面合作。在“电池商+车企”的合资模式中,电池企业出电芯技术,汽车企业主导Pack,双方一起出钱投建产能。不过,电池商占据主导地位,掌握着电芯的技术路线和制造工艺。

车企们的终极目标都是拥有属于自己的电池产线,不过,像比亚迪、长城(蜂巢能源)将电池部门独立运营并分拆的路线并不常见。目前,拥有更大订单体量的车企主要借助外部力量往产业链更上游试探,方式主要是整合收购小的电池公司、由车企主导投资建厂的模式,或者染指原材料采购环节。

比如,特斯拉此前也通过收购Maxwell的干电池技术和加拿大电池制造公司Hibar的技术,整合制造自己的电池全链条;大众在电池上也先后投资了瑞典的电池制造商Northvolt和美国的固态电池公司Quantum Scape,2019年下半年开始已经尝试电池生产。

丰田这边在今年1月份也主导了和松下合资公司的成立,并计划迁移整合其原来位于中日的5家合资公司的产线。与此前车企+电池商合资模式不同的是,新的子公司中丰田的资本和人员比例更大,产品不止是自用,还将为马自达、斯巴鲁等品牌供应。

此外,在“无钴”技术实现以前,稀有金属钴的产量波动以及分配,都将对车企产量推进产生影响。

为此,宝马已经与国内的赣锋锂业达成合作,直接进行原材料锂、钴的购买,再供给给电池供应商。未来,大胆的宝马还计划直接从澳大利亚、摩洛哥的矿区直接采购原材料。此外,沃尔沃2019年年底也已经采用区块链技术追踪其电池中使用的钴开采和运输。丰田接下来也计划拉上本田、松下共同成立采购钴的合资公司。

独立电池商的守卫战

车企三电全部外供的局面正在打破重塑,头部的电池商们也在加紧防守。

以大众为例,其布局动力电池的计划可以分为三步:一是与电池供应商发展战略合作关系,比如SKI、LG化学和宁德时代,二是逐步探索锂电池开发能力,与不同的合作伙伴成立大型电池工厂取经,三是建立自有的锂电池和固态电池的生产工厂。

据路透社2019年的报道,大众曾经计划与SKI联合在美国和德国建立电池超级工厂,这引发了LG化学强烈不满,随后还扬言将对大众所有的产品断供,并表示将独立在德国建立电池工厂与其对垒。最终,这起纠纷以大众无限延期与SKI的建厂计划告终。

全球汽车销量冠军的大众尚且感受到电池企业的掣肘,更不用说体量更小的整车企业。有行业人士告诉36氪,去年宁德时代还对某些非头部新造车企业启用预付款提货的方式。这都表明,在车企实现自产电池前的过渡期,车企还是处在与电池商博弈的下风。

不过,随着车企在电池领域的奋发图强,“断供”的限制并不能维系多久。独立电池厂商们也在通过技术层面的创新调整电池产业链上的协作关系。

长城的蜂巢能源和宁德时代都在推进电池的CTP(cell to pack)技术。顾名思义,就是简化掉模组的过程,将电芯直接放在整个Pack里面安装,实现电池成本的下降,从而带动整车成本的下滑。

CTP技术对于整车企业来是诱惑也是毒药,一旦采用,车企在供应链上的主导权也将被削弱——CTP技术中对应的每个电池包的大小、结构都不一样,属于非标准化的自动化设计。再加上CTP技术下,一旦发生故障,电芯一损俱损,维修难度加大。电池厂商也相当于绑定了对整车电池包前期的设计制造和后续的整车电池维修过程。

应用在比亚迪“汉”车型上的刀片型磷酸铁锂电池,除了改变了电芯的排列时候扩大了宽度,也同样采用了无模组电池的方式。目前,已有多家电池企业正在尝试直接放弃模组的方案,或者采用大模组、大电芯的方案调整

未来,三电资源的紧缺将越来越突出。不管是车企还是独立电池商,谁能掌握核心的三电资源,谁就将占领产业链高地。

对于车企来说,前述的合资、收购、控制原材料采购的动作,目的都是为了在从根本上控制电池的成本。但这种策略也并不是适用于所有的整车企业。和电池厂商相比,车企也是“门外汉”,只有形成电动汽车的规模化效应才能平摊掉前期在电池领域上布局研发的投资,后续降本的效果才比较明显。

站在电池厂商的角度, 不管是CTP技术还是刀片电池,买单的还是车企,所以最终也需要寻找到双方更合适的协作方式。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未来汽车日报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最新快讯
法国雷诺:计划在未来3年削减超过20亿欧元成本
2020-05-29

5月29日,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集团发布公告,宣布转型计划应对疫情冲击。公司计划在未来3年削减超过20亿欧元成本,将在法国市场着力发展电动汽车、轻型商用车等符合循环经济和高附加值方向的产品。未来3年,雷诺计划在法国减少4600个工作岗位,在世界其他地区减少超过1万个工作岗位。此外,雷诺计划将全球生产能力从2019年的400万辆逐步调整到2024年的330万辆,并暂停在摩洛哥和罗马尼亚等市场的增产计划。(新华社)

特斯拉:提名两位任期将满董事继续参选,包括CEO马斯克
2020-05-29

据外媒,今日,特斯拉董事会中有3名董事任期将满,特斯拉目前已提名前董事长罗宾·德霍姆、现任CEO埃隆·马斯克继续参选。罗宾·德霍姆在2014年的8月进入特斯拉董事会,2017年连任董事,2018年11月接替马斯克出任董事长,现期满。马斯克在2004年底成为特斯拉董事,2008年成为CEO,之后多次连,后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TechWeb)

宝马夏季大升级:全系推广48V轻混 支持Android Auto
2020-05-29

宝马将在2020年夏季全系推广48V轻混技术,装备新一代3.0升六缸柴油发动机,同时宝马还将增加Android Auto互联功能。(新浪汽车)

交通部回应“ETC扣费有误、涨价”:问题已解决
2020-05-29

5月29日,针对“今年1月1日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后,部分地区出现一些计费错误、频繁发短信,通过ETC收费站之后不能立马显示扣费等问题”,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孙文剑在29日的发布会上回应称:“这些主要是1月1日系统转换初期的问题,在恢复收费之后都已经解决了。”。孙文剑介绍,目前,全国高速公路联网收费系统已全面完成优化升级,运行稳定,每天正常完成交易量约3000万笔。(中国新闻网)

零部件巨头采埃孚计划到2025年全球裁员1.5万人
2020-05-29

据外媒报道,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采埃孚(ZF Friedrichshafen)表示,由于需求下滑,采埃孚计划在2025年前在全球范围内最多裁员1.5万人,约占总人数的10%。(新浪汽车)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卡门内参丨蔚来中国或将在国内上市;大众两天狂砸166亿谋划新能源版图;华为、小米在汽车圈边缘疯狂试探
汽车「后浪」难上岸。
15小时前
SpaceX惊魂24小时:一边爆炸,一边上天
创造历史的成功,由无数次爆炸与失败写就。
15小时前
“学汽车的,今年不要太惨”
要怎么努力才好啊
2020-05-30
Next Speed | 奥迪Q3轿跑上市,开拓跨界轿跑SUV细分市场
奥迪展开新一轮产品攻势。
2020-05-30
大众中国称将完全「控制」江淮大众,加速推进在华电气化战略
大众可能瞄准了中国的低价电动车市场。
2020-05-29
卡门简报 | 大众计划购入江汽控股50%股份;蔚来一季度净亏损16.918亿元
大众汽车将成为国轩高科最大股东。
2020-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