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来电于德翔:充电窗口期2021年关闭,简单弄一个充电桩是死路一条
36氪2020-01-15
新造车
“中国的能源是有限的,最好不占用太多公共电网的资源,而是提升公共电网资源的利用效率。”

文 | 邱晓芬

电动汽车兴起了十年,充电桩作为重要的配套设施,也一度成为资本的风口。但是,充电桩和汽车一样同样是一个规模经济的产物,前期在提升充电桩密度和研发上投入巨大,依靠“电费+服务费”的营收方式模式单一,增值服务、数据价值也尚到达变现的阶段。

回报周期较长的充电桩行业在进入2018年后开始陆续洗牌:容一电动解散、在深圳充电网科技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停止运营、新三板的富电绿终止挂牌、普天新能源55%的股权挂牌出售半年依旧无人接盘...目前,充电桩运营企业中释放盈亏平衡信号的只有特锐德旗下的特来电。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用电信行业做类比,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行业运营商就是三到五家”。

商业模式没走通,大部分充电桩公司尚未盈利便惨遭淘汰,是充电桩行业目前的困境。于德翔表示,特来电的思路是设备制造到充电运营再到价值的闭环,即“销量--电量--流量”。从财报上看,占据国内一半左右充电桩资源的特来电,目前充电桩销售还是占据了公司的大头的营收,在运营业务和增值服务还是摸索阶段。

洗牌、淘汰是商业的必然走势,而充电行业更严重的是历史遗留问题:桩企早期为了跑马圈地,铺下来的充电桩直至目前依旧存在着充电接口不符的问题,为了降低成本,早期的充电桩质量良莠不齐,再叠加上选址不佳的问题,国内充电桩的使用率普遍较低,产生了较大的资源浪费。

在于德翔看来,企业正确的路线应该是“充电网”而非“充电桩”。充电桩只是一个简单的物理插头,只有充电网才能够实现车、桩、网的连接,实现更深入的数据交互,“中国大量建充电桩是灾难性的事情,早晚会全部拆掉必须要建立充电网”,“不考虑电网资源的投建,对社会资源是一个巨大的浪费。”

行业也并非全是坏消息。去年,电动汽车补贴转向基础设施,充电桩领域也吸引了出行服务公司滴滴和四大房企等玩家下场,于德翔表示,把充电网相关的技术体系完全打通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但窗口期是没有三年的,充电的窗口期到2021年年底就封闭了,如果就是简单的弄一个充电桩也是死路一条”。

以下是采访实录(略有删减改动)

36氪:特来电商业模式打磨出来了吗?

于德翔:目前特来电的模式从设备制造到充电运营到价值闭环的生态,短期之内从特来电报表来看,我们的设备制造盈利是最强的,充电运营我们去年也已经到了20多亿度电在平台上,这一块明显感觉到开始赚钱了,因为车多了。第三个数据增值服务还没有体现出来,因为那是两三年以后的事情。

从短期内看到是充电桩的数量,没有数量没有规模那你的销售上赚不了钱,所以说从数量电量到流量形成了一个三量融合持续增长持续推动的商业模式,形成了一个价值闭环。

36氪:充电桩的增值服务您有什么设想?

于德翔:我现在不好太多的说,关键的问题谁可以把产品做好,把技术做好,把网络服务做好,谁才会有可能增值服务。

36氪:2019年的盈利状态如何?

于德翔:我们从特来电创立的时候,就反对充电桩。充电桩和充电网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充电桩就是把电充到车里的一个物理插头,充电网是把区域里所有的充电桩做了物理化的改造和智能化的连接,充电桩是单项的,充电网是双项的。充电桩其实是车和桩数据的简单交互,而充电网是深入的。

中国是群居方式,上班把所有的车开单位去,下班把所有的车开到家里,决定了必须建立一个要和车、网、能源协同的充电网,否则大规模发展电动汽车就是一个伪命题:车造出来但是充不了电。中国的能源是有限的,所以就要利用好车和能源之间的协同,最好不占用太多公共电网的资源,而是提升公共电网资源的利用效率。

包括很多类似于特斯拉充电桩的模式,建的功率越大对电网冲击越大,其实占有社会资源很多,服务的车辆却很少。当电动汽车规模化发展的时候,像这种不考虑电网资源的投建,对社会资源是一个巨大的浪费。所以说我们认为必须建立充电网络才可能会大规模的去支持和支撑电动汽车的规模化发展的需要。

36氪:目前行业正在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于德翔:充电网实际上是一个生态网络。就是跟一棵树,它核心的问题是树根,树根对充电网而言就是技术和产品,树干是充电的运营,树叶和树果是未来数据的增值服务,这就是一个闭环的生态。

现在对所有充电设施面临的巨大挑战是树根不健壮,就是现在他的技术路线是错的,中国大量建充电桩是灾难性的事情,早晚会全部拆掉必须要建立充电网。不做充电网只做充电桩,可以说谁做谁倒霉。

充电网巨大的挑战是户外运行的产品。其实现在做充电桩的企业好多原来是做电源的,把产品简单做了一个外壳放到户外,寿命最多三年。没有一个好的适合于户外充电网的产品,没有适合整个国家标准化的产品,适合国家大型网络上的产品,是很难的。

还有就是所有的产品必须带有平台,如果一个充电网的产品没有平台其实就意味着一个好的笔记本没有好的系统。我认为行业里面不要连物理网络都没做好,就开始说互联网、数据、客户的粘性,我觉得这个是第二步和第三步的事情,第一步就是老老实实把产品做好,这个是对行业巨大的挑战。

36氪:整个行业的成本最需要降低的是哪部分?

于德翔:现在不是降成本,前期大家必须要进行投资,特来电投了这几十年我亏了八亿,别人想干这个事不亏5个亿休想做成。降成本等于降质量,降质量等于降研发,降研发等于必须死,所以说降肯定是让你企业死掉的一个死穴。

所有的外部的成本越往后会越大的,包括一个场地的租金每年涨30%,这些增加成本最后要把他加到消费者身上,因为运营商要活下来,实际上这个增加成本对于整个行业上的推进不是一个好事情。

36氪:怎么看目前充电桩行业的竞争和洗牌?

于德翔:对于一个私人消费者来说选择越少越好,但是对于政府来讲,少于三家就涉嫌垄断。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行业运营商就是三到五家。

36氪:充电桩行业去年有很多跨界玩家,比如说出行、房地产公司,这对特来电是打击吗?

于德翔:我不这样认为。充电网是跨专业跨行业跨门类的,这个行业里面有10大技术,包括设备制造,包括充电运营、电力电子、智能调度、车的调度、数据、平台、能源管理。把十个技术体系完全打通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但窗口期是没有三年的,我认为充电的窗口期到2021年年底就封闭了,如果就是简单的弄一个充电桩是死路一条,一定会在中间的时候他的钱都打水漂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未来汽车日报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最新快讯
亚洲航空取消飞往武汉航班至1月28日
2020-01-23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消息,马来西亚亚洲航空(Air Asia)星期四(23日)宣布取消所有飞往武汉的航班,直到1月28日为止。(界面)

特斯拉在密歇根州获得直销汽车的权力
2020-01-23

周三,特斯拉在密歇根州获得了和州政府诉讼的和解,并取得了直销汽车的权力。2016年,密歇根州禁止特斯拉公司在该州向消费者直销汽车,随后特斯拉提出诉讼,对这一禁令提出了质疑。(腾讯科技)

交通运输部:交通运输工具和场所要通风消毒测体温
2020-01-23

据央视新闻,交通运输部今天再次强调,要对交通运输工具和车站、港口、客运站等场所实行通风、消毒和旅客体温检测等,确保春运安全畅通。要确保疫情防控人员及防治药品、器械等急用物资和有关标本、病员运送及时、准确到位。(界面)

新加坡酷航:取消未来四天飞往武汉的航班
2020-01-23

新加坡航空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酷航在1月23日宣布,该公司每天飞往中国武汉的航班将取消,直至1月26日。已经预定机票的客户将收到包含退款信息的电子邮件。(界面)

即时起上海开往湖北各地省际班车全部停班、省际包车全部停运
2020-01-23

上海发布消息,市道路运输局结合本市旅客运输行业实际,制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传播防范有关措施:即时起,本市开往湖北省各地省际班车全部予以停班、省际包车全部停运;本市所有班线车辆严格按照规定站点停靠,严禁站外上下客;实施进出站旅客体温测量工作;做好每日车辆及客运站的消毒和清洁工作等。(界面)

查看更多快讯
热门要闻
最新要闻
谁为高田之“死”买单?
将安全视为生命的高田,却与危险画上了等号。
2020-01-23
提供城际客运服务,「​巴士管家」累计服务人次超过1.28亿
该公司称,他们从2017年实现盈亏平衡,2019年整体营收过亿。
2020-01-23
首款量产无人车来了!本田通用联手打造,车内真没方向盘
车辆不分头尾,采用模块化设计,寿命可达160万公里。
2020-01-23
平安证券:补贴退坡影响减弱,预计2020年新能源车销量180万辆
繁荣的顶点还是新起点?
2020-01-23
比亚迪子公司3.5亿增资腾势,中德“混血”品牌能否逆风翻盘?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腾势已亏损超35亿元。
2020-01-23
戴姆勒预计2019年利润腰斩,“排放门”成本增至26.7亿欧元
3年前的阴霾仍在持续。
202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