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垮”底特律的美国工会到底什么来路?
卡门精选2019-11-08
行业
过去的救世主与保护伞,如今变成埋伏在车企与工人之间的一颗地雷,。曾经把通用逼入死角的UAW,又盯上了下一个目标。

编者按:本文来自出行一客,作者:彭子恒,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发布。

如果把市场冲突比作潮水,伴随它的是将是一场又一场的巨浪。

10月25日,长达40天的通用罢工大战终于结束,在这场罢工中,通用损失近20亿美元,工人们工资损失达10亿美元。然而UAW似乎意犹未尽,转眼间福特又坐上了与UAW的谈判桌。据了解,如果这次与福特谈判磋商的相关协议获得批准,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Fiat Chrysler)将会是UAW的下一个目标。

对于这些汽车厂商而言,假如谈判协议被否决,那么之前UAW领导下的通用大罢工可能会在他们身上再次上演。通用在这一次罢工大战中的巨额损失历历在目,显然其他厂商不愿意冒此风险,据相关消息称,福特已与UAW火速达成“不罢工”协议。

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是全球著名的大汽车制造商,被称为“底特律三巨头”,代表着全美的汽车工业。力压三巨头,将“美国的汽车工业”玩弄于股掌之中。,UAW究竟是何方神圣?

“救世主”UAW

UAW,全称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是一个代表美国(包括波多黎各)和加拿大工人的美国工会组织。它成立于1930年代,总部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是工业组织大会(CIO)的一部分。

从诞生之初,UAW就被公认为是“全球最具战斗力的工会”,它是北美最大和最多样化的工会之一,成员几乎遍布经济的各个领域,其代表的工作场所范围从跨国公司、小型制造商、州和地方政府到大学、医院和私人非营利组织。360度无死角的覆盖领域,足以见得其不可小觑的实力。

UAW的发展历程可以分为几个不同阶段。

二战期间,UAW的性质随着战争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变化:一方面为了赢得战争胜利,通过了“不罢工” 的保证;另一方面在组织汽车工业联合后又实现了与其它行业的联合,社会地位得到极大认可。战后,UAW通过集体谈判不断增加工资和福利,以换取一揽子计划,势力进一步扩张。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是UAW的巅峰时期,会员规模急剧膨胀,其成员人数高达150万,入会的工人把他们工资的一部分(约5%)作为会费上交。等到七十年代左右,受全球化和经济危机的影响,UAW的规模又急剧下降,地位受到威胁。步入二十一世纪后,UAW以帮助汽车业复苏而闻名,并因过去寻求慷慨的一揽子计划而备受指责,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2008-2010年汽车业的危机,UAW的存在也越来越遭受人们的质疑。

尽管有质疑声存在,但UAW曾经的贡献也是无法抹去的。早期UAW的存在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它扮演着“救世主”和“保护伞”的良好形象,基本作用是保护工人权益,以为汽车工人获得高薪和退休金而闻名。UAW曾在通用汽车位于弗林特市的两个工厂发起了著名的“弗林特静坐罢工事件”,此后又通过“奔牛之战”和“天桥之战”,逼迫通用汽车和福特低头,签署一系列有关工人的福利体系,是连接工人和车企的重要纽带。

此后,UAW在与美国汽车巨头的多次博弈中也几乎全部占据上风,在争取经济和社会正义的斗争中一直处于领导地位。自1950年代以来,UAW一直积极参与所有民权立法的斗争,包括1964年《民权法》、1965年《投票权法》和《公平住房法》,以及1988年《民权恢复法》。

除此之外,UAW在多项法律(例如《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职业安全与健康法》、《雇员退休法》以及《家庭和病假法》)的制定过程中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UAW的带领下,当时的底特律一度成为美国的“汽车之城”,其地位如同当今的硅谷。截至目前,UAW依旧声称自己在600多个地方工会中拥有超过391,000名活跃成员和580,000多名退休成员,并表示与约1,600名雇主持有1,150张合同。

“定时炸弹”UAW

往日不可追,UAW昔日荣光已逝。虽然不可否认它曾经的贡献,但也不能无视如今的它已然“变了味道”。

时至今日,UAW已经逐渐演变成了一股破坏市场经济的强大力量,它变成了为工人提供铁饭碗的强权组织,成为一个通过暴力等极端手段获取利益的机构。在车企和工人之间,UAW就像个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存在着巨大的威胁。UAW通过一而再再而三地组织罢工,逼迫企业让步,让工人拿到更高福利和工薪,从而使得车企面临举步维艰的处境。美国研究工会问题的一位专家曾一针见血指出,“工会的主要功能,就是把工薪从自由竞争的市场中抽出来,使之不受有竞争的市场决定。”

2007年,UAW领导下的通用汽车员工举行罢工,数条生产线被迫关闭 / 网络

2007年由UAW领导的汽车工人大罢工和同年8月9日开始浮现的金融危机,是压垮美国汽车三巨头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样也是这一年的汽车工人罢工,彻底暴露了UAW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贪婪本质。

2009年4月30日,克莱斯勒汽车宣告申请破产保护,最终被意大利的菲亚特汽车集团合并整合为菲亚特-克莱斯勒。2009年6月1日,通用汽车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并组织重整,由美国和加拿大两国政府接管,宣布将再裁员1万人。在此前一年,通用汽车对所有员工的负债高达614亿美元,占到了其总负债额的32.2%。其中,对在职员工负债73亿美元,养老金负债252亿美元,退休福利负债89亿美元。

三巨头中的另一个福特,虽然没有申请破产保护,但也元气大伤。2008年2月,福特通过提前退休裁员9000人,再加上2006年和2007年的裁员,福特总裁员人数达到了3.36万人,当然福特最终也因此付出了153亿美元的代价。此外,福特还变卖了沃尔沃、捷豹、路虎等汽车业务资产和债务,仅留下了福特和林肯。

2008年11月,底特律的汽车制造商们前往华盛顿,请求国会给予援助;五年后,底特律宣告破产,高昂的成本让汽车工厂成批撤出。彼时,整座城市只剩下180多亿美元的长期债务和数十亿美元的短期债务,人口规模从高峰时期的200万锐减至70万人。

这是一段令美国汽车制造商不愿回首的往事,UAW也由此成为众矢之的。

回顾过往,UAW曾经历过美国汽车工业最好的时代,同时也亲手葬送了美国汽车市场的辉煌。钢铁侠马斯克曾坦言,“它们导致了通用以及克莱斯特的破产,UAW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国汽车制造业。”

“复读机”UAW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约翰斯顿曾说过,“促使成功的最大向导,就是从自己的错误中所得来教训”,但UAW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

UAW依旧通过罢工游行等极端暴力的手段组织工人抗议,以此达到获取更多福利的目的。

据美国汽车研究中心(CAR)估计,10月25日刚刚宣布结束的大罢工给通用公司造成每周约4.5亿美元的损失,而UAW的罢工支付成本则高达每周1200万美元。总体上,每周支付给工人的赔偿越来越低,截至目前已造成8.57亿美元的损失。支持政府社会保险计划(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工人赔偿保险)的税收减少了1.08亿美元,向州和联邦国库支付的个人所得税减少了1.14亿美元。通用汽车,通用汽车的供应商,联邦,州和地方政府,以及许多其它企业收取因罢工而持续亏损。

来自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994年以来,UAW已在通用汽车工厂组织了21次重大停工,导致克莱斯特(现为菲亚特克莱斯特汽车公司)停工5次。每一次罢工事件都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但结果都是以车企的妥协和UAW的胜利为结局,工人则最终获得了更多的薪酬和福利。

除了工会与车企外部环境的相互恶化,UAW自身也变得腐败不堪,这是导致UAW与车企冲突以及UAW被外界所批判的主要原因之一。今年九月,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的三名员工举报称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曾向UAW工会官员和受雇员工进行贿赂,挪用超过450万美元UAW工会培训中心的资金以此贿赂工会和集团高管。

实际上,UAW的堕落腐败并非一时之事,早在1986年,美国工会成员罗伯特·费奇(Robert Fitch)在其出版的《出卖团结:腐败如何毁害了劳工运动,削弱了美国的前程》中就曾写明:“美国的两万多个地方工会,就像封建领主一样,大多有自己垄断的地盘;而且很多被黑帮渗透。”

时间只不过是一剂催化剂,以UAW为代表的美国工会组织逐渐变质,慢慢变成一个贪得无厌、腐化堕落,为了自身利益不择手段的官僚组织。

或许是被禁锢在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魔咒中,我们能够深刻认识到UAW与车企以及UAW自身的微妙变化,但UAW自己似乎并没有吸取历史经验教训的打算。这个埋雷在车企与工人中的强硬“第三者”,正在不断破坏市场秩序,挑战着市场自由竞争的规则。

大胆预计,UAW或许将成为压死车企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长期以来,UAW在与底特律汽车制造商的磋商中形成了固定的“谈判模式”:它首先会选择一个“目标”公司进行谈判,一旦协议达成并获得批准,工会就会将该合同作为与其他两家汽车制造商谈判的模板。因此今年的UAW-通用罢工事件的过程就可以归纳为:“组织通用工人罢工——与通用签订和谈协议——与其它车企签订协议——达成目的”。

2019年9月16日,UAW发起了针对通用的全国性罢工行动 / 网络

这种做法颇有几分杀鸡儆猴的意味,仿佛在暗示“通用都俯首称臣了,你们其它车企还不束手就擒”。因此福特选择了火速与UAW达成协议,克莱斯特等其它被盯上的车企可能也会迫于无奈选择这条和解的道路。

但是罢工结束,一切就真的结束了吗?

罢工的参与者不仅仅是UAW与车企,这中间还有最庞大的工人群体。工人干了活想要多吃饭,如果车企打算不添饭,那UAW这个负责送饭的人就会随时站起来,对添饭和吃饭的人煽风点火:“吃不饱就没力气干活,活不下去了就要反抗”。

可现实却是,由UAW导致的不公平、非自由的竞争环境,将会引发车企一次次妥协后的彻底爆发,如此循环往复,导致罢工的根本问题实际上并未得到长期解决。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未来汽车日报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最新快讯
亚洲航空取消飞往武汉航班至1月28日
2020-01-23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消息,马来西亚亚洲航空(Air Asia)星期四(23日)宣布取消所有飞往武汉的航班,直到1月28日为止。(界面)

特斯拉在密歇根州获得直销汽车的权力
2020-01-23

周三,特斯拉在密歇根州获得了和州政府诉讼的和解,并取得了直销汽车的权力。2016年,密歇根州禁止特斯拉公司在该州向消费者直销汽车,随后特斯拉提出诉讼,对这一禁令提出了质疑。(腾讯科技)

交通运输部:交通运输工具和场所要通风消毒测体温
2020-01-23

据央视新闻,交通运输部今天再次强调,要对交通运输工具和车站、港口、客运站等场所实行通风、消毒和旅客体温检测等,确保春运安全畅通。要确保疫情防控人员及防治药品、器械等急用物资和有关标本、病员运送及时、准确到位。(界面)

新加坡酷航:取消未来四天飞往武汉的航班
2020-01-23

新加坡航空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酷航在1月23日宣布,该公司每天飞往中国武汉的航班将取消,直至1月26日。已经预定机票的客户将收到包含退款信息的电子邮件。(界面)

即时起上海开往湖北各地省际班车全部停班、省际包车全部停运
2020-01-23

上海发布消息,市道路运输局结合本市旅客运输行业实际,制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传播防范有关措施:即时起,本市开往湖北省各地省际班车全部予以停班、省际包车全部停运;本市所有班线车辆严格按照规定站点停靠,严禁站外上下客;实施进出站旅客体温测量工作;做好每日车辆及客运站的消毒和清洁工作等。(界面)

查看更多快讯
热门要闻
最新要闻
谁为高田之“死”买单?
将安全视为生命的高田,却与危险画上了等号。
2020-01-23
提供城际客运服务,「​巴士管家」累计服务人次超过1.28亿
该公司称,他们从2017年实现盈亏平衡,2019年整体营收过亿。
2020-01-23
首款量产无人车来了!本田通用联手打造,车内真没方向盘
车辆不分头尾,采用模块化设计,寿命可达160万公里。
2020-01-23
平安证券:补贴退坡影响减弱,预计2020年新能源车销量180万辆
繁荣的顶点还是新起点?
2020-01-23
比亚迪子公司3.5亿增资腾势,中德“混血”品牌能否逆风翻盘?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腾势已亏损超35亿元。
2020-01-23
戴姆勒预计2019年利润腰斩,“排放门”成本增至26.7亿欧元
3年前的阴霾仍在持续。
202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