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车也是满载价,货车不敢上高速,推行ETC方便了谁?
卡门精选2020-01-13
行业
高速的改造不会止于ETC,还有更广阔的“智慧”潜力有待挖掘。

编者按:本文来自 出行一客,作者:施智梁团队,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发布。

2020年元旦开始,陆续有网友上传异常ETC(Electronic Toll Collection,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扣费,其中一台“桂M”打头的车辆在过收费站时,屏幕显示其扣费达4200多万,让人咋舌。

这种账单的出现大概率是联网收费系统尚不稳定导致的错漏,但很多司机正常通行缴费时也发现,高速公路的通行费涨了不少。

新年伊始,487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取消,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再次敲锣开张。在此次费用改革中,和客货车驾驶员最密切相关的分别是,8座与9座客车被重新划分类别从2类客车归为1类、货车计费方式由计重收费调整为按车(轴)型收费。

“现在ETC按轴收费了,空车和满载的收费是一样的,回程空车都不敢上高速了。”来自山东的六轴卡车司机陈师傅对出行一客抱怨道,就算是满载时走高速,也会遇到扯皮过路费而堵在高速口的情况,为了避免这个情况会选择先下高速。

ETC运营系统仍不稳定,收费贵、排长队似乎成了普通车主对于这次改革的直观感受。一位国内经济大省的路网人士在2019年年底对出行一客直言,这次改革工作安排得特别急,时间紧,难度不小,整个系统建设和切换过程当中会有阵痛,大家可能得忍受一段时间。

 元旦前后etc收费对比,图片由卡车司机陈师傅提供

天价ETC账单何来?

4000多万的“天价”账单是今年高速公路的客运或者货运ETC收费异常车费的缩影:在各种各样的网友吐槽中,有0元“免费”通行,也有原路往返但路费不一致的抱怨,几万、几十万甚至千万的“天价”高速费用也被晒到了网上。

2019年12月31日晚,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部长李小鹏宣布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程并网切换成功,从2020年1月1日零时起,全国29个联网省份的487个省界收费站全部取消,完成了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两年内基本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任务”并“力争提前”的目标。

只是实际情况没有理论计算那么完美。交通运输部副部长戴东昌在1月6日坦言,全国高速公路整体平稳有序运行,但部分地方也存在管理简单粗放、出入口收费站软硬件不达标等问题。

“收费结果混乱,同样的车,同样的载重,同样的路,收费居然不一样,这样的收费系统,简直无法理解。”司机交流平台卡友地带的相关人士对出行一客这样说。

贵州相关部门回应0元通行费用时表示,ETC车辆驶出收费站时,显示屏上显示的只是匝道的费用,也就出现了几元、0元或小数的情况,完整的车辆通行费账单及扣费信息,会通过短信在7天左右下发到用户手机。

至于千万天价账单,交通运输部公路局路网管理处处长顾志峰回应称,由于联网收费系统刚刚切换,个别地方运行不太稳定,出现了一些异常的通行费费额,已经督促地方查明情况,及时妥善处理。

针对个别车辆收费金额异常的问题,官方表示,各地应坚持通行优先和绝不能让货车利益受损的原则,难以迅速处理的,先抬杠放行,调查清楚后再作处理。此前有疑问的账单,确属错计多收的费用,必须全额退还。同时交通运输部强调,“绝不允许各地借机提高收费标准,增加货车负担。”

一位国内经济大省的路网人士对出行一客直言,这次改革工作安排得特别急,时间紧,难度不小,整个系统建设和切换过程当中会有阵痛,大家可能得忍受一段时间。

货车:空车也是满载价

在此次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中,和客货车驾驶员最密切相关的分别是,8座与9座客车被重新划分类别从2类客车归为1类、货车计费方式由计重收费调整为按车(轴)型收费。

“现在ETC按轴收费了,空车和满载的收费是一样的。我从山东日照到河南兰考,400公里,以前空车过路费是450-500,满载是800,按轴收费以后满载是900,返程空车也要900,整体贵了1/3,回程空车都不敢上高速了。”来自山东的六轴卡车司机陈师傅向出行一客抱怨道,而且就算是满载时走高速,也会遇到扯皮过路费而堵在高速口的情况,为了避免这个情况,就会先下高速。

无论是《政府工作报告》还是国务院和交通运输部的文件都强调,“推动降低过路过桥费用”,“确保不增加货车通行费总体负担”。

根据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李爱民计算,8座和9座客车的高速通行收费标准平均降低1/3到1/2。而货运方面,按车型收费后,对于同一轴型车辆,不论装载量,都执行同一收费标准。对于满载的车辆,费额大概率将下降;而对于空载和轻载车辆,费额可能会出现增加。

而按照交通运输部的要求,各省市要以本地2018年按里程加权平均的车货总质量为重要依据,并组织力量对各地的费率调整方案进行深入研究分析,目标是实现货车收费标准比满载至少下降10%。

按照广东省交通厅公布的标准,一辆六轴货车行驶100公里六车道高速公路,其满载状态下车货总重49吨,计重收费应收260元;其空载状态下车货总重19吨,计重收费应收238元,共计498元;改为按车型计费后,无论满载还是空载,都收费245元,往返490元;“满载去、空载回”情况下,按车型收费比计重收费便宜8元。

上述客货车高速通行的政策早在2019年5月和7月以公开文件的方式下发,并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实施,各地方也在今年元旦前修改相应的收费标准。

但是因ETC推广带来的计费方式调整并没有及时传达给普通民众,包括自2020年1月1日起,ETC用户的高速费用采用分段精确计费或者说按实际路径收费。

“收费标准不透明,通知渠道弱到无法理解,本省司机很多都不知道自己一公里需要多少钱。”前述卡友地带的相关人士对出行一客说道。

什么是实际路径收费?

在撤销高速省界站之前,ETC系统已经实现全国联网,不过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是以省份为单位进行收费,主要采用封闭式收费的方式,即客车按车型、或者按重量,根据路径和里程进行收费,分路段拆账。

其中,根据路径和里程收费一项,大多数省份的高速公路此前是采用最短路径收费。也就是说,同一车型的不同车辆从A入口上高速,B出口驶离,不论车辆中间如何绕路或者变换路线,价格都是一样的。而这不符合“走多少路付多少钱”的原则。

因此在撤站后,配合ETC的车载电子标签和高速公路龙门架上的路侧单元实现的交互,收费方式从最短路径改为按照实际行驶路径收费。

为此,贵州省交通厅取消高速收费站工作指挥部以“驾驶1型小客车从观山湖站至毕节西站”的三条不同路径举例。

路径1为:观山湖站——贵遵线——遵义转杭瑞高速——毕节西站,实际路径(下同)通行费200元。;路径2为:观山湖站——贵黔线——黔西转黔大高速——毕节西站,通行费120元。路径3为:观山湖站——沪昆线——红枫湖转厦蓉高速——毕节西站,通行费170元。

如果按照过去的最短路径收费,车主选择路径1仅需支付120元,而2020年1月1日之后,他需要支付的费用为200元,上涨了2/3。

不过这种精确计费方式并不是在国内首次推出,浙江、四川、广东等省份早已开始推行。按实际路径计费也不是只针对ETC车辆,收费站将给非ETC用户和ETC单卡用户(即未安装车载装置的ETC用户)发放高速公路复合通行卡(CPC卡),这类卡片也同样能精确记录车辆的行驶轨迹,从而实现按实际路径收费。

除了以上收费原则有所变化,通行费取整规则也进行了调整。非ETC过去是“三七作五,二八归零”,也就是通行费的个位数部分,3元至7元的,收5元;小于等于2元的部分不收,大于等于8元的收10元。

现在非ETC用户的收费精确到元,即过去12元的过路费实收10元,现在是12元,过去13元的过路费实收15元,现在就是13元。而ETC用户如今是直接精确到分。简单来说,现在高速公路的收费更为智能和精准,费用和过去相比会有浮动。

不难发现,2020年元旦开始,高速公路的客货运费用将是有升有降。

ETC超速推广始末

“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推动降低过路过桥费用,治理对客货运车辆不合理审批和乱收费、乱罚款。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减少拥堵、便利群众。”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如是指出。

在顶层设计的指导下,高速公路收费改革的步伐明显加快。同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交通运输部,相继印发《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施方案》和《加快推进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快捷收费应用服务实施方案》。

这几个文件设立了更加明确的发展目标,到2019年12月底,高速公路不停车快捷收费率大约90%以上,所有人工收费车道支持移动支付等电子收费方式,显著提升高速公路不停车收费服务水平。

作为此次取消高速省界站的重要抓手,ETC(Electronic Toll Collection,即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在2019年迅猛发展。

ETC 设备主要由RSU(路侧设备)和OBU(车载单元)组成,利用短程通信技术实现RSU和OBU间的信息交换,RSU采集车辆身份信息进行处理,让系统自动从绑定的IC卡或银行账户上扣除相应资金。

到2018年底,中国ETC的用户刚刚突破7656万。而在2019年12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吴德金就透露,全国ETC客户累计已达1.98亿。也就是2019年的ETC安装量超过此前十来年的积累。城市智行信息技术研究院院长沈立军向出行一客预测,按照这个用户规模,ETC产业价值将超百亿。

高速不停车快捷收费能解决不少问题。国金证券报告的数据显示,ETC收费通道的通行能力是人工收费通道的5-10倍。在环保方面,机动车在行驶过程中,停车缴费是排放最严重的场景之一。在停车缴费时,发动机处于“怠速”状态,汽油燃烧不充分,排放更多空气污染物。

因此取消高速省界收费站、推广ETC确实能够为了提高通行效率,同时降低污染物的排放。

但是,无论是面向公众的宣传还是实际执行过程中,不少地方政府和机构没有对《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国务院办公厅文件中的另一句话产生足够的重视。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大家可能只关注到这句话,其实它前面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广东联合电子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小明在去年底接受出行一客采访时如是说。一语成谶,今年年初收费问题就开始出现。

“选择ETC主要一方面是既有产业链的利益关系,另一方面,替代技术不具备全面推广的条件。”沈立军向出行一客分析,ETC产业涉及高速企业、银行、设备厂商、物流企业等多方利益,高速企业降低成本,银行可以拓展客户,设备厂商也可以从中获益。

交通新秩序能否破而后立?

在取消高速省界站乃至更多收费站之后,配合ETC等手段,在车辆行驶过程中,整个高速公路就是一个大的感知体系,形成一套新的没有收费站的计费系统,因此也被形象地称为“自由流”。

“我们很担心未来的高速公路通行秩序会出现问题。”交通运输部路网监测与应急处置中心副主任王刚直言,在没有完善的法律体系和强大的社会信用体系做保障的情况下,自由流收费还只能想想。

毕竟电子系统难免出现问题,天价账单等消费者质疑需要得到快速有效的解决,同样的,很多人会采用更高科技的手段来进行逃费。

此前有业内人士预计,2019年底ETC的日交易量或已达3亿笔。如此庞大的数据量给交通部门和路网公司带来不小的压力。

以收费稽核即对路费偷逃行为的打击为例,传统的稽核方式和手段很多都是“靠人力去堆”,虽然有部分高清卡口的抓拍以及相关的数据分析,但分析其实还是靠人工,包括调查取证也是人工,为了形成整个特征或者整个证据链,可能还需要去车辆的归属地、注册地找到交管部门拿到它的车辆注册的信息,效率相对低下,代价也非常高昂。

在广东省每年人工稽查55万次,分析的流水记录2亿多条,每一年通过稽查追缴路费大概在7000万以上。而在取消省界站之后,“我们业务量大概是10倍的增长”。同时,逃费的隐蔽性更高,可能有更高科技的手段进行逃费。

无论是逃费的数量和手段的科技含量上来说,传统的办法来解决稽核问题变得越来越棘手,需要一套基于大数据和AI稽查的系统来解决问题。数据此前一直是有的,但是因为没有结构化的应用,所以很难做分析。

因此,ETC用户数超过1900万的广东在推广自由流的过程中,选择与阿里云合作,建立了广东省多维数据融合的车辆追踪平台,可实现“一键稽查”。

这套系统整合了高速公路的出入口数据、ETC门架路测设备单元信息、摄像头抓拍、车牌识别等信息,以及交管部门的车辆信息、政府和企业提供的高速公路地理数据信息、车辆通行数据等等。

黄小明表示,管理部门可以获取车辆的信息、进行身份推断和轨迹还原,对进入路网的车辆建立档案,一车一档,“只要在路网的生命周期里,我们都会有效对车辆进行追踪”。

以多源推理、轨迹还原为例,车辆在路上有三种轨迹,一个是通过还原的实际轨迹,一个是在高速路网中进行计费的轨迹,还有是系统产生相应的稽查轨迹,对这三类轨迹进行相应的匹配,进行稽核。

在路网通行当中,一种非常典型的行为就是中间倒换车牌,这种倒换车牌的行为在这套系统里面无所遁形。通过抓取的信息,结合一车一档的大数据库,管理方能够还原出这辆车实际的通行路径,也能够还原出它在整个路径通行当中所存在的包括遮挡车牌、污损车牌,或者是变化车牌的行为。

这套“一键稽查”系统同样可以面向车主,服务司机用户,用来进行疑问费用的核对。如果驾驶员对自己支付的高速通行费有疑问,这套系统同样可以还原车辆路径,与收费进行比对,给消费者一个交代。

阿里云智能大交通行业总经理肖露拿早期查手机话费举例,她对出行一客表示, “当年营业厅里,老太太们不能有一分钱没对上,可能都每天拿个电话单去对费,5分钱有没有打,3角钱有没有打,然后去对费。”

在她看来,现在阿里参与的广东自由流计费系统就像当年手机计费一样,后者为智能手机提供了一个计费系统,前者如今是为车提供了一个智能的计费系统。在这套系统中,汽车是通过感知体系、路径个各方面捕获大数据信息,如果用户收费觉得不对,可以索取“帐单”自己核对。

高速的改造不会止于ETC,还有更广阔的“智慧”潜力有待挖掘。路网管理部门和科技公司合作,把后者的能力引入到行业中来,将提升整个行业的管理水平和服务能力,同时充分地发掘大数据应用的特点,扩张高速公路上新的行业应用机会。

在肖露看来,原本冷冰冰的道路,因为有了云计算、边缘计算等计算的力量以及大数据分析,让它变成了极富想象空间的地方,“整个交通的数字化的升级,在为时不久的将来,会产生出更大的经济价值”。

不只是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公司都希望参与到智慧道路的建设中,大数据和AI将有更多的落地需求,去提升整个行业的管理水平和服务能力,去构建新通行模式下的交通新秩序。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未来汽车日报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最新快讯
朱华荣:今年车市下滑有望控制在10%以内
2分钟前

在2020中国汽车论坛上,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预测,今年市场下滑有望控制在10%以内,尽管中国品牌面临的合资品牌竞争压力加大,但是机会仍然很大。朱华荣认为,90后、00对于汽车的需求仍然很大,他们对品牌的关注度没有那么高,反而更加注重产品,这是好的机会。(未来汽车日报)

世界经济论坛Wolff:预计年底中国汽车总量达2.6亿辆
5分钟前

8月14日,在2020中国汽车论坛上,世界经济论坛执行委员会成员及“塑造未来交通出行”平台全球负责人Christoph Wolff表示,尽管新冠疫情对中国汽车工业带来严重冲击,但由于中国汽车千人保有量只有173辆,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中国市场前景依旧非常乐观。预计到2020年底中国汽车保有量仍将达到世界第一,总量为2.6亿辆,千人保有量将达到186辆。(未来汽车日报)

设计咨询公司研发“防传染病”自动驾驶汽车
1小时前

据外媒报道,设计咨询公司Manyone发布了一款自动驾驶电动概念车,据说具有“防传染病”的功能。该款概念车名为NemBots(非紧急医疗机器人),每一台NemBots就像一辆自动驾驶小型车,可供一人乘坐,而且配备了紫外线消毒灯等全套卫生设备。(盖世汽车网)

广汽新能源新车计划曝光
1小时前

广汽新能源将推出第三代纯电车型平台,其有望定名GEP 3.0。未来基于该平台将推出全新小型/紧凑型SUV、中型/中大型轿车和中型/中大型SUV、中型/中大型MPV等。(汽车之家)

中国汽研“汽车工程数据云平台Benchmark拆解对标项目”正式启动
1小时前

近日,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汽车工程数据云平台Benchmark拆解对标项目”在中国汽研汽车拆解实验室内正式启动。该项目基于中国汽研车辆资源和数据能力,联合重庆理工大学科研能力共同推出,项目将建立汽车工程数据平台,为车企研发环节提供极具价值的数据资源。(盖世汽车网)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转正与亏损,造车新旧势力的起伏
「新人」笑,「旧人」哭。
1小时前
2000万辆的车市,小众品牌空间有多少
在中国市场决心做一个“小而美”的品牌,不光要耐得住寂寞。
1小时前
新基建下的充电基础设施,“新”在哪?
2020年,充电基础设施迈入成熟期。
1小时前
挑战者联盟如何PK特斯拉?
一场联合狙击战。
2小时前
国产变速器开始崛起?万里扬7月汽车变速器销量大涨52.43%
今年销量累计同比增长27.6%。
2小时前
续航达1000公里,丰田研发新型氟离子电池
丰田的一盘“大棋”。
3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