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马自燃,沈晖迷航
卡门精选2019-10-09
新造车
当他认为一切过去了,准备重拾信心时,问题再次出现,而且不止一次。

编者按:本文来自一点财经,作者:刘亚杰,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转载。

“新东西大家比较焦虑是合理的,但是我认为威马的安全性肯定没有问题。”事发后,沈晖一直保持沉默,不过他没有忘记“2018年交付10000辆,2019年交付100000辆”的计划。每当被问及起火事件,他总是希望给用户带去更多信心。

当他认为一切过去了,准备重拾信心时,问题再次出现,而且不止一次。

温州一条繁华的公路上,在噼啪的爆裂声中,一辆威马EX5烧成了“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令各方意外的是,事发之后舆论对其关注度并不算高。百度指数显示,威马起火事件后,相关新闻报道总量并未大幅提升,远低于9月19日吉利起诉威马21亿元天价索赔案。大概是考虑到没有必要火上浇油,威马董事长沈晖“一反常态”地选择了沉默。

作为威马的领袖,沈晖从来不是一个心甘寂寞的人。2016年8月,面对着温州瓯江口仍然一片土石的工地,沈晖已经迫不及待地向媒体描述自己的理想;每次与吉利之间的摩擦,也都是他第一时间作出回应。

只是数日等待后,风萧萧兮易水寒。车主看到的,是EX5从最初的冒烟,之后蔓延至内饰,再到烧毁整车;不过更多人看到的,是新势力们的焦灼,没有烟,也没有火,却足够疼痛。

某种意义上,威马是新势力技术能力的旗帜,决定着整个行业的上限。可是面对着风雨飘摇,沈晖还是沉默了。或许他已隐约看到,曾经自己对未来的设想,正在一点点黯淡。

“骄傲”的汽车人

在造车新势力中,沈晖比较特殊。

在成为蔚来CEO之前,李斌的标签只有媒体和共享单车;给小鹏汽车取名前,何小鹏被人熟知的背景还是UC优视的创始人;正式走入汽车行业时,沈海寅日常把玩的还是智能硬件……一群分属各自领域的精英们,最终选择跨界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代表。

然而沈晖不是,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传统汽车人。

1994年,他开始先后在博格华纳、菲亚特、沃尔沃,以及吉利等汽车核心零部件及整车企业管理层任职。言谈举止间,严谨、保守、克制、冷静、强执行力,是非常典型的传统汽车人。

对于自己的传统属性,沈晖并不避讳,甚至以此自居。在威马官网介绍一栏,他的关键词是 “中国汽车工业全球化第一人”,一个李书福都没敢自称的称呼。

身份给了沈晖性格,也给了他价值观。他很清楚,在品牌之外,车企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用户最关心的是安全。因此在2015年组织创业团队时,沈晖找到的都是与自己履历类似的同道中人——来自户外汽油发动机制造商百力通的杜立刚、上汽通用雪佛兰的陆斌、上汽集团应用开发部门的闫枫、老东家吉利的张然……每个人都是实打实的汽车人。

沈晖从不认为自己在跨界,不过是更换了一条技术赛道。于是威马的第一步,不是找代工厂商生产一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电动超跑,也不是组织一场盛大的品牌活动,而是建一座略显“沉重”的工厂。

“智能制造C2M(Customer-to-Manufactory)是威马汽车工厂的主要差异点。”媒体提出威马重资产运营不合时宜,沈晖都会第一时间回应质疑。“新车企面对的最大难题并非产品设计和理念,而是以大规模量产为目的,在每一项细节上实实在在的执行力。”2016年威马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动工的一刻,沈晖对技术和安全的崇拜达到顶点。

尴尬的决斗

“温州工厂四大车间全部封顶,设备安装从今年(2017)五月份起也全面展开。”看着即将完工的工厂,沈晖异常兴奋,“工厂将会在年底前竣工,量产车将在2018年一季度小批量下线。”

这样的计划,与其说是给自己的规划蓝本,不如当做是给对手的战斗檄文。同为新势力的蔚来和小鹏,也将交付的时间定在这一年,三家厂商同时启动交付,用户够分吗,会出现价格战吗,比亚迪、北汽、荣威等旧势力能抵挡新势力的冲击吗?各方都在等待答案。

遗憾的是,紫禁之巅没有决战,叶孤城和西门吹雪都“迟到”了。

说要2018年3月正式交付的李斌,在次年2月将交付日期推迟至4月下旬, 5月31日,最终10辆ES8由内部员工拿到。

相比之下,何小鹏更守时,约定3月量产的小鹏1.0顺利通过审核,获得第一张新能源车牌,不过首批车主仍然是内部员工——“消费者绝不应该是我们的首批用户”。

对竞争对手的这些操作,沈晖嗤之以鼻:“新势力造车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一会儿交付给内部员工,一会儿交付给熟人,而是交付给普通用户。”同样地,在同行长城汽车副总裁、欧拉品牌总经理宁述勇眼中,此类交付应该被称为“PR交付”。

正面驳斥的同时,沈晖在做着自己的储备。截至当年6月,威马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近30座城市,招募了30家“智行合伙人”;威马后台系统登记注册产生的订单已经超过10000台,合伙人们有的忙了。

到了当年9月28日,沈晖宣布威马正式启动交付,且首批用户不涉及内部员工——虽然其中不乏业内人士、投资人与竞争对手。

这样的勇气,很快传递给普通用户:“很多威马高管是传统车企出身,车还是自己造的,应该会不错。”用户想买车。不过在产能和技术的束缚之下,蔚来想买买不到,小鹏想买却不卖,这让开门迎客的威马得到了机会,仅三个月的时间,即完成交付量破万的目标。“威马谈交付,就是让普通用户都可以买得到。”当时的沈晖意气风发。

“人设”崩塌

“如果在新势力中,威马的技术都出现问题,还有哪家厂商值得相信?”交付之初,没有人会思考这样的假设,不过现实还是来了。

2018年8月25日,一辆威马EX5在其成都研究院园区内起火。虽然火情很快得到控制,但是仍然有大量现场照片散布网络。由于当时临近首批EX5交付,事件处理不当会直接影响到销售工作,于是调查人员迅速出动,寻找事发原因。

4天之后,威马发布了详细的调查报告。据称事故车辆为经过5.7万公里测试的报废汽车,后经员工违规操作强行使用,造成车体内部短路,诱发电池包自燃,造就了一道冲天火光。沉默的员工没有掀起波澜,倒是电池供应商浙江谷神愤愤不平,并于8月30日发布公开信,否定威马的全部指责,表示威马拒绝其员工现场调查起火原因,一场无休止的“罗生门”就此展开。

“在这次事故中,总感觉这位违规操作的员工,以及浙江谷神都成了‘临时工’。”某投资行业人士直言不讳。

报废车为何不进拆解车间?路边停靠是否过于随性?员工如何随意开动报废车?部分用户也开始怀疑,威马的技术能力是否停留在纸面上,超级工厂是否有能力生产足够安全的汽车。

只是这些问题还没有找到答案,故事就强行结束了。得知相关情况后,订购EX5的众多消费者随即取消订单。陆斌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交付前威马已收到约13000个订单,一把火之后超过1000位用户取消采购计划,退单率接近8%。好在订单存量仍超过10000个,最终支撑威马到2019年实现交付总量破万。

“新东西大家比较焦虑是合理的,但是我认为威马的安全性肯定没有问题。”事发后,沈晖一直保持沉默,不过他没有忘记“2018年交付10000辆,2019年交付100000辆”的计划。每当被问及起火事件,他总是希望给用户带去更多信心。

当他认为一切过去了,准备重拾信心时,问题再次出现,而且不止一次。

进入年底,首批用户感受到冬月的寒冷,不是在车外,而是在车内,显然汽车的密封性不够理想;后续用户反馈汽车静置时耗电问题突出,直接影响用户体验;更有部分用户发现,威马的充电桩与汽车不匹配……

最初,沈晖会选择适当时机出面,回复一些热点问题;不久后,他降低了露面的频率,交由管理层其他人员回复质疑;最后发布《告用户书》,向出现这些问题的用户承诺,免费提供车辆升级服务。

升级服务定在2019年2月28日展开,因为此时还未出正月,所以该计划被命名为“新春升级计划”,而非“故障汽车召回计划”等刺眼的名称——毕竟他可是汽车专家。

不过负面事件不断出现,并未提升威马的关注度,更多人开始接受,即使技术能力强如威马,也只是新势力的一员。

潮落的无奈

“(与年初相比)现在确实没什么人。”三元桥某新能源车企展厅内,员工看着空荡荡的大厅,总有些惆怅——市场降温也太快了。

其实降温的何止于市场?即使“威马EX5起火”这样存在负面隐患的重大事件,微博上的讨论也只有浅浅不到3页,知乎上甚至找不到一条热门讨论帖,影响力远不及2018年起火事件。

回顾威马起火事件,这确实是一个“毫无创意”的负面报道:联想到2019年的类似事件,蔚来ES8在西安、上海、武汉等多地起火,发现问题根源在电池设计时,蔚来与宁德时代同样彼此推诿。不过好在蔚来最终选择回收4803辆ES8息事宁人。

至于其他厂商,热度都没有那么高。小鹏汽车曾因为产品迭代未能让用户满意,登上过一段热搜榜,不过众多用户反映的小鹏汽车方向盘、底盘、减震等配件存在异响,以及后期出现的断轴事件,都未能被广泛关注。

威马、蔚来、小鹏,新势力当中只有这三家企业累计交付突破10000辆,如今都哑然失声。在技术和安全的鄙视链上,蔚来和小鹏都在威马的下游,然而如今三家厂商已经没有本质区别。

在失去热度的同时,难兄难弟们还失去了外力支持。据财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6月25日起,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坡。

市场最先做出了反应。中汽协数据显示,7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4万辆和8万辆,同比下降6.9%和4.7%;8月产销分别完成8.7万辆和8.5万辆,同比下降12.1%和15.8%,跌幅进一步扩大。

在市场整体下滑的时候,威马似乎有着不错的成绩。据官方数据,2019年1月至8月,威马累计交付量达11312辆(上险数),车型只有EX5一款,在造车新势力中表现已算抢眼。

不过这样的进度,是无法令沈晖满意的。按照最初沈晖的设想,现阶段威马应该是智能电动汽车的普及者,2019年整体出货量要达到10万台。

眼下,达成该目标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结语

接受采访时,沈晖曾经明确表示,他并不喜欢“新势力”的称谓,毕竟与传统汽车企业相比,技术上的劣势不是在短时间内可以弥补的。于是他给了威马明确的定位和方向,用传统汽车人的思路定义新时代。这样很不互联网,却最接地气。

然而即使如此重视技术和安全的重要性,威马仍然出现了一系列问题,这证明后来者飞速的追赶,仍然没有到达行业的及格线。

威马还有很多计划:打造二手车平台、提供出行服务、建立交通大数据后台……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回到解决最基础问题的起点。

沈晖的英文名叫Freeman,他亦曾多次表示因为追求自由而开始威马的创业生涯,如今他理想的自由仍然很遥远。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未来汽车日报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最新快讯
亚洲航空取消飞往武汉航班至1月28日
2020-01-23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消息,马来西亚亚洲航空(Air Asia)星期四(23日)宣布取消所有飞往武汉的航班,直到1月28日为止。(界面)

特斯拉在密歇根州获得直销汽车的权力
2020-01-23

周三,特斯拉在密歇根州获得了和州政府诉讼的和解,并取得了直销汽车的权力。2016年,密歇根州禁止特斯拉公司在该州向消费者直销汽车,随后特斯拉提出诉讼,对这一禁令提出了质疑。(腾讯科技)

交通运输部:交通运输工具和场所要通风消毒测体温
2020-01-23

据央视新闻,交通运输部今天再次强调,要对交通运输工具和车站、港口、客运站等场所实行通风、消毒和旅客体温检测等,确保春运安全畅通。要确保疫情防控人员及防治药品、器械等急用物资和有关标本、病员运送及时、准确到位。(界面)

新加坡酷航:取消未来四天飞往武汉的航班
2020-01-23

新加坡航空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酷航在1月23日宣布,该公司每天飞往中国武汉的航班将取消,直至1月26日。已经预定机票的客户将收到包含退款信息的电子邮件。(界面)

即时起上海开往湖北各地省际班车全部停班、省际包车全部停运
2020-01-23

上海发布消息,市道路运输局结合本市旅客运输行业实际,制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传播防范有关措施:即时起,本市开往湖北省各地省际班车全部予以停班、省际包车全部停运;本市所有班线车辆严格按照规定站点停靠,严禁站外上下客;实施进出站旅客体温测量工作;做好每日车辆及客运站的消毒和清洁工作等。(界面)

查看更多快讯
热门要闻
最新要闻
谁为高田之“死”买单?
将安全视为生命的高田,却与危险画上了等号。
2020-01-23
提供城际客运服务,「​巴士管家」累计服务人次超过1.28亿
该公司称,他们从2017年实现盈亏平衡,2019年整体营收过亿。
2020-01-23
首款量产无人车来了!本田通用联手打造,车内真没方向盘
车辆不分头尾,采用模块化设计,寿命可达160万公里。
2020-01-23
平安证券:补贴退坡影响减弱,预计2020年新能源车销量180万辆
繁荣的顶点还是新起点?
2020-01-23
比亚迪子公司3.5亿增资腾势,中德“混血”品牌能否逆风翻盘?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腾势已亏损超35亿元。
2020-01-23
戴姆勒预计2019年利润腰斩,“排放门”成本增至26.7亿欧元
3年前的阴霾仍在持续。
202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