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马自燃,沈晖迷航
卡门精选2019-10-09
新造车
当他认为一切过去了,准备重拾信心时,问题再次出现,而且不止一次。

编者按:本文来自一点财经,作者:刘亚杰,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转载。

“新东西大家比较焦虑是合理的,但是我认为威马的安全性肯定没有问题。”事发后,沈晖一直保持沉默,不过他没有忘记“2018年交付10000辆,2019年交付100000辆”的计划。每当被问及起火事件,他总是希望给用户带去更多信心。

当他认为一切过去了,准备重拾信心时,问题再次出现,而且不止一次。

温州一条繁华的公路上,在噼啪的爆裂声中,一辆威马EX5烧成了“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令各方意外的是,事发之后舆论对其关注度并不算高。百度指数显示,威马起火事件后,相关新闻报道总量并未大幅提升,远低于9月19日吉利起诉威马21亿元天价索赔案。大概是考虑到没有必要火上浇油,威马董事长沈晖“一反常态”地选择了沉默。

作为威马的领袖,沈晖从来不是一个心甘寂寞的人。2016年8月,面对着温州瓯江口仍然一片土石的工地,沈晖已经迫不及待地向媒体描述自己的理想;每次与吉利之间的摩擦,也都是他第一时间作出回应。

只是数日等待后,风萧萧兮易水寒。车主看到的,是EX5从最初的冒烟,之后蔓延至内饰,再到烧毁整车;不过更多人看到的,是新势力们的焦灼,没有烟,也没有火,却足够疼痛。

某种意义上,威马是新势力技术能力的旗帜,决定着整个行业的上限。可是面对着风雨飘摇,沈晖还是沉默了。或许他已隐约看到,曾经自己对未来的设想,正在一点点黯淡。

“骄傲”的汽车人

在造车新势力中,沈晖比较特殊。

在成为蔚来CEO之前,李斌的标签只有媒体和共享单车;给小鹏汽车取名前,何小鹏被人熟知的背景还是UC优视的创始人;正式走入汽车行业时,沈海寅日常把玩的还是智能硬件……一群分属各自领域的精英们,最终选择跨界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代表。

然而沈晖不是,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传统汽车人。

1994年,他开始先后在博格华纳、菲亚特、沃尔沃,以及吉利等汽车核心零部件及整车企业管理层任职。言谈举止间,严谨、保守、克制、冷静、强执行力,是非常典型的传统汽车人。

对于自己的传统属性,沈晖并不避讳,甚至以此自居。在威马官网介绍一栏,他的关键词是 “中国汽车工业全球化第一人”,一个李书福都没敢自称的称呼。

身份给了沈晖性格,也给了他价值观。他很清楚,在品牌之外,车企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用户最关心的是安全。因此在2015年组织创业团队时,沈晖找到的都是与自己履历类似的同道中人——来自户外汽油发动机制造商百力通的杜立刚、上汽通用雪佛兰的陆斌、上汽集团应用开发部门的闫枫、老东家吉利的张然……每个人都是实打实的汽车人。

沈晖从不认为自己在跨界,不过是更换了一条技术赛道。于是威马的第一步,不是找代工厂商生产一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电动超跑,也不是组织一场盛大的品牌活动,而是建一座略显“沉重”的工厂。

“智能制造C2M(Customer-to-Manufactory)是威马汽车工厂的主要差异点。”媒体提出威马重资产运营不合时宜,沈晖都会第一时间回应质疑。“新车企面对的最大难题并非产品设计和理念,而是以大规模量产为目的,在每一项细节上实实在在的执行力。”2016年威马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动工的一刻,沈晖对技术和安全的崇拜达到顶点。

尴尬的决斗

“温州工厂四大车间全部封顶,设备安装从今年(2017)五月份起也全面展开。”看着即将完工的工厂,沈晖异常兴奋,“工厂将会在年底前竣工,量产车将在2018年一季度小批量下线。”

这样的计划,与其说是给自己的规划蓝本,不如当做是给对手的战斗檄文。同为新势力的蔚来和小鹏,也将交付的时间定在这一年,三家厂商同时启动交付,用户够分吗,会出现价格战吗,比亚迪、北汽、荣威等旧势力能抵挡新势力的冲击吗?各方都在等待答案。

遗憾的是,紫禁之巅没有决战,叶孤城和西门吹雪都“迟到”了。

说要2018年3月正式交付的李斌,在次年2月将交付日期推迟至4月下旬, 5月31日,最终10辆ES8由内部员工拿到。

相比之下,何小鹏更守时,约定3月量产的小鹏1.0顺利通过审核,获得第一张新能源车牌,不过首批车主仍然是内部员工——“消费者绝不应该是我们的首批用户”。

对竞争对手的这些操作,沈晖嗤之以鼻:“新势力造车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一会儿交付给内部员工,一会儿交付给熟人,而是交付给普通用户。”同样地,在同行长城汽车副总裁、欧拉品牌总经理宁述勇眼中,此类交付应该被称为“PR交付”。

正面驳斥的同时,沈晖在做着自己的储备。截至当年6月,威马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近30座城市,招募了30家“智行合伙人”;威马后台系统登记注册产生的订单已经超过10000台,合伙人们有的忙了。

到了当年9月28日,沈晖宣布威马正式启动交付,且首批用户不涉及内部员工——虽然其中不乏业内人士、投资人与竞争对手。

这样的勇气,很快传递给普通用户:“很多威马高管是传统车企出身,车还是自己造的,应该会不错。”用户想买车。不过在产能和技术的束缚之下,蔚来想买买不到,小鹏想买却不卖,这让开门迎客的威马得到了机会,仅三个月的时间,即完成交付量破万的目标。“威马谈交付,就是让普通用户都可以买得到。”当时的沈晖意气风发。

“人设”崩塌

“如果在新势力中,威马的技术都出现问题,还有哪家厂商值得相信?”交付之初,没有人会思考这样的假设,不过现实还是来了。

2018年8月25日,一辆威马EX5在其成都研究院园区内起火。虽然火情很快得到控制,但是仍然有大量现场照片散布网络。由于当时临近首批EX5交付,事件处理不当会直接影响到销售工作,于是调查人员迅速出动,寻找事发原因。

4天之后,威马发布了详细的调查报告。据称事故车辆为经过5.7万公里测试的报废汽车,后经员工违规操作强行使用,造成车体内部短路,诱发电池包自燃,造就了一道冲天火光。沉默的员工没有掀起波澜,倒是电池供应商浙江谷神愤愤不平,并于8月30日发布公开信,否定威马的全部指责,表示威马拒绝其员工现场调查起火原因,一场无休止的“罗生门”就此展开。

“在这次事故中,总感觉这位违规操作的员工,以及浙江谷神都成了‘临时工’。”某投资行业人士直言不讳。

报废车为何不进拆解车间?路边停靠是否过于随性?员工如何随意开动报废车?部分用户也开始怀疑,威马的技术能力是否停留在纸面上,超级工厂是否有能力生产足够安全的汽车。

只是这些问题还没有找到答案,故事就强行结束了。得知相关情况后,订购EX5的众多消费者随即取消订单。陆斌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交付前威马已收到约13000个订单,一把火之后超过1000位用户取消采购计划,退单率接近8%。好在订单存量仍超过10000个,最终支撑威马到2019年实现交付总量破万。

“新东西大家比较焦虑是合理的,但是我认为威马的安全性肯定没有问题。”事发后,沈晖一直保持沉默,不过他没有忘记“2018年交付10000辆,2019年交付100000辆”的计划。每当被问及起火事件,他总是希望给用户带去更多信心。

当他认为一切过去了,准备重拾信心时,问题再次出现,而且不止一次。

进入年底,首批用户感受到冬月的寒冷,不是在车外,而是在车内,显然汽车的密封性不够理想;后续用户反馈汽车静置时耗电问题突出,直接影响用户体验;更有部分用户发现,威马的充电桩与汽车不匹配……

最初,沈晖会选择适当时机出面,回复一些热点问题;不久后,他降低了露面的频率,交由管理层其他人员回复质疑;最后发布《告用户书》,向出现这些问题的用户承诺,免费提供车辆升级服务。

升级服务定在2019年2月28日展开,因为此时还未出正月,所以该计划被命名为“新春升级计划”,而非“故障汽车召回计划”等刺眼的名称——毕竟他可是汽车专家。

不过负面事件不断出现,并未提升威马的关注度,更多人开始接受,即使技术能力强如威马,也只是新势力的一员。

潮落的无奈

“(与年初相比)现在确实没什么人。”三元桥某新能源车企展厅内,员工看着空荡荡的大厅,总有些惆怅——市场降温也太快了。

其实降温的何止于市场?即使“威马EX5起火”这样存在负面隐患的重大事件,微博上的讨论也只有浅浅不到3页,知乎上甚至找不到一条热门讨论帖,影响力远不及2018年起火事件。

回顾威马起火事件,这确实是一个“毫无创意”的负面报道:联想到2019年的类似事件,蔚来ES8在西安、上海、武汉等多地起火,发现问题根源在电池设计时,蔚来与宁德时代同样彼此推诿。不过好在蔚来最终选择回收4803辆ES8息事宁人。

至于其他厂商,热度都没有那么高。小鹏汽车曾因为产品迭代未能让用户满意,登上过一段热搜榜,不过众多用户反映的小鹏汽车方向盘、底盘、减震等配件存在异响,以及后期出现的断轴事件,都未能被广泛关注。

威马、蔚来、小鹏,新势力当中只有这三家企业累计交付突破10000辆,如今都哑然失声。在技术和安全的鄙视链上,蔚来和小鹏都在威马的下游,然而如今三家厂商已经没有本质区别。

在失去热度的同时,难兄难弟们还失去了外力支持。据财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6月25日起,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坡。

市场最先做出了反应。中汽协数据显示,7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4万辆和8万辆,同比下降6.9%和4.7%;8月产销分别完成8.7万辆和8.5万辆,同比下降12.1%和15.8%,跌幅进一步扩大。

在市场整体下滑的时候,威马似乎有着不错的成绩。据官方数据,2019年1月至8月,威马累计交付量达11312辆(上险数),车型只有EX5一款,在造车新势力中表现已算抢眼。

不过这样的进度,是无法令沈晖满意的。按照最初沈晖的设想,现阶段威马应该是智能电动汽车的普及者,2019年整体出货量要达到10万台。

眼下,达成该目标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结语

接受采访时,沈晖曾经明确表示,他并不喜欢“新势力”的称谓,毕竟与传统汽车企业相比,技术上的劣势不是在短时间内可以弥补的。于是他给了威马明确的定位和方向,用传统汽车人的思路定义新时代。这样很不互联网,却最接地气。

然而即使如此重视技术和安全的重要性,威马仍然出现了一系列问题,这证明后来者飞速的追赶,仍然没有到达行业的及格线。

威马还有很多计划:打造二手车平台、提供出行服务、建立交通大数据后台……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回到解决最基础问题的起点。

沈晖的英文名叫Freeman,他亦曾多次表示因为追求自由而开始威马的创业生涯,如今他理想的自由仍然很遥远。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未来汽车日报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最新快讯
小鹏汽车回应子公司注册资本暴增:在研发上重投入
38分钟前

10月11日,由小鹏汽车的运营主体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广州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原来的6.5亿元人民币增至60亿元人民币,增幅达823.08%。对此小鹏汽车方面回应称,此次小鹏科技注册资本由6.5亿增至60亿,是小鹏汽车在研发上重投入的一种体现。对于增资是否与IPO有关,小鹏汽车方面表示,目前暂无IPO计划,小鹏科技增资是正常的集团运营动作。(新浪科技)

腾势X将于广州车展亮相
1小时前

腾势全新车型——腾势X定位中型SUV,提供5座和7座版车型。新车将于2019广州车展正式亮相,另外,将同时提供纯电版本和插电式混合动力版本。其中,纯电动版本的NEDC综合续航里程或将达到500公里以上。(新浪汽车)

马斯克:特斯拉电动皮卡像“来自未来的装甲运兵车”,下月将推出
1小时前

据外媒报道,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对特斯拉电动皮卡的设计给出了另一种暗示。他现在称特斯拉电动皮卡为“网络卡车”,并表示它看起来像是“来自未来的装甲运兵车”。对此,马斯克重申,特斯拉仍计划在下个月推出其电动皮卡,马斯克发推文表示,“计划不变。”(腾讯科技)

ofo回应“已还清蚂蚁金服欠款”:包含大量不实消息
2小时前

有消息称ofo已还清蚂蚁金服欠款,对此,ofo发表声明回应称,前述消息包含大量不实消息。ofo称,“目前我们所做的各种尝试,都是为了努力解决押金等历史问题,也尽可能继续满足用户的骑行需求”。(36氪)

大众CEO:电动化不会影响利润率,绝不收缩中国业务
2小时前

大众汽车CEO赫伯特-迪斯周一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公司不认为汽车电动化战略会损害其利润率。为避免数十亿欧元的欧洲污染罚款,该公司正转向生产电动汽车。迪斯表示:“我们不预计利润率会恶化。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的所有品牌都拥有相同的电气产品平台,以及我们在中国采购的相同的电池。”迪斯还表示,大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打算削减在中国市场的敞口。(新浪财经)

查看更多快讯
最新要闻
诺奖背后,中国锂电池的得与失
中国的确是锂电池大国,但我们离锂电池强国,依然很远。
10分钟前
贾跃亭正式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剩余债务总额约36亿美元
“为梦想窒息”的老贾,未来几年可能不得不为债权人打工。
2小时前
ofo辟谣“月盈利百万”:目前还在做各种尝试
ofo早在2018年6月便已清偿蚂蚁金服债务。
3小时前
激进管理、超级优待、压力重重,特斯拉豪赌“中国工厂”
然而,胜败难料。
6小时前
共享电动车的地面暗战
当行业先烈真的很容易。
9小时前
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韩美:共享单车市场格局已定,两轮出行还有N倍的增量空间
在出行江湖,那个曾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配角哈啰单车,正在走向下一个战场。
10小时前